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霸剑神尊 第五十八章 入古遗迹(求推荐、求收藏)

发布时间:2020-01-18 11:22:03

霸剑神尊 第五十八章 入古遗迹(求推荐、求收藏)

(小说背景很快就要拉开序幕,剧情也会变得更加精彩!求各位书友帮忙收藏一下!)

那个袁姓长老就是来自冰雪宗,强行逼迫江晨交出杜薇芳送给他的菩提子,并且还说江晨这样的蝼蚁,不配染指杜薇芳的东西。

甚至还出言威胁江晨,若是江晨出现在冰雪宗附近千里,就要打断江晨的双腿。

一想到此,江晨就感觉到一股屈辱从心头冒起。

“杜宗主所言不错。天赋再好,那也只是天赋,如果无法经历重重磨难,始终是枉然。”

说出这句话的是青冥宫的宫主祎金仙。

祎金仙这句话从话面上来听,却是没有说错,但配上他那阴不阴阳不阳的语气,却是不那么好听了。

这些年,洗剑宗要说和谁的仇怨最大,无疑就是青冥宫了。

祎金仙说这句话的意思其实很明显,那就是你洗剑宗就算有再多天赋好的弟子那又如何?半路死了天赋再好也没有用。

“哼!”杜瑞清冷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李昊剑笑了笑,道:“看来杜宗主和祎宫主火气很大啊。既然这样,我们不如来赌一场如何?”

“怎么个赌法?”杜瑞清瞥了一眼李昊剑。

李昊剑沉吟了片刻,道:“就赌这次进入古遗迹,看谁宗门的弟子能够从古遗迹里带出更多的宝物。”

“好,我赞同。”祎金仙赞同道:“到时候把弟子带出来的东西这算成灵石,看哪个宗门的弟子带出的宝物价值的灵石更高。”

“嗯,就这样办!”李昊剑点了点头,又看向杜瑞清道:“杜宗主,你有没有什么意见?”

“我没什么意见。”杜瑞清冷声道。

“天骄仙子,不知你冰雪宗有没有兴趣参加这场赌赛?”李昊剑又笑着问向一直沉默不语的孔天娇。

孔天娇没有说话,神态已经说明她对这场赌赛根本没有任何兴趣。

“既然天骄仙子没有兴趣,那就由我们三个宗门来赌吧。”李昊剑哈哈笑道:“不知两位觉得拿出点什么彩头来赌比较合适呢?”

“就赌一件上品法器如何?”祎金仙先是开口道。

“一件上品法器怎么够?不如三件。”杜瑞清不甘示弱。

“哈哈,好,我赞同。”李昊剑笑道。

“另外再加三万灵石,杜宗主可敢接?”祎金仙冷笑一声,挑衅地看向杜瑞清。

杜瑞清嘴角翘起一丝不屑,道:“我有何不敢?”

“好,既然两位兴致这么高,那就赌三件上品法器外加三万灵石。我们将东西先交给天骄仙子。等到最后的结果出来,再由天骄仙子将所有东西交给胜出一方的宗门长老,如何?”李昊剑道。

杜瑞清和祎金仙都表示没有意见。

这一次孔天娇倒是没有不理李昊剑,而是接过了三人的东西。

而就在孔天娇收了三个宗主交出的东西后,就有四名老者飞了过来,他们一飞过来,江晨就感觉到一股压抑的气息笼罩过来,同时在场的所有弟子面色都变得极为恭谨。

根本不用想,江晨就知道这四名老者就是洗剑宗、冰雪宗、青冥宫和大元教四个宗门的太上长老。

这四个长老,皆是玄液巅峰的修为。

“进入古遗迹的入口已经被我们彻底打通,现在用重宝和阵法禁锢住了,但是这个通道入口最多只能够支撑十天的时间,所有人进入其中十天后就必须出来,否则通道关闭,就再也无法出来了。”

说话的是大元教的太上长老,他的声音并不算太大,但所说的每一个字都非常清晰地传入在场之人的耳朵里。

“现在所有宗门的弟子都抓紧时间,赶快进入古遗迹,另外再次提醒大家,只有筑基修为才能进入其中,若是有玄液以上的修士想要冒充筑基修士进入,在通道入口就会引起空间崩塌,会被空间混乱之力直接绞杀,”

青冥宫的太上长老说完之后,便不再多言,另外两个老者也不再废话,四人直接飞到了古遗迹的入口外,在四个方位坐了下来,显然是各人在看守一处阵脚。

随后,几个宗门的宗主都是让这次进入古遗迹的弟子将身上的储物袋交了出来,然后又给每个人重新发放了一个。

江晨得知储物袋要上交,心中不禁有一些担心,他害怕储物袋里的人形金丝石会被他人查探到,另外还有蕴神草和婴哭草,都是容易让人见财起意的宝贝。

不过当看到太阿峰的弟子是由魏泰贤收上储物袋的时候,江晨也就放心了几分,但即使如此,江晨在取出飞锥、几把飞剑和一些灵石、丹药之后,想了想又把那把黑色大剑也取了出来,最后又在储物袋上打了几道禁制。

魏泰贤收了储物袋之后,扫了江晨一眼,显然他已经注意到江晨在储物袋上打上的几道禁制。

“你们切记,凡事保命第一。”

魏泰贤说完之后便示意江晨几人跟随洗剑宗的其他弟子进入古遗迹入口。

古遗迹的入口在一处石崖之下,这是一处天然的裂缝,但裂缝周围,却布满了道道混乱的阵法气息,另外还有一道道古朴沧桑的气息从裂缝内散发出来。

当江晨跟随在司文学之后走入石缝的时候,就感觉到周身一阵空间之力旋绕,片刻之后,他眼前的景象就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就在江晨打算仔细打量身处的这片世界之时,在他的手腕上,那块黑色小木牌突然轻轻地震荡起来。

这让江晨几乎是要跳了起来,从前世见到这块小木牌开始,江晨还从来没有见到过这块小木牌自己会动。

而如今这块小木牌颤动,肯定是因为这个地方有什么东西引起了它的共鸣。

看来前段时间江晨感觉到会有什么事情发生,而且感觉到这件事情和小木牌有关系,就是这次来这处古遗迹。

“江师弟,你没什么事吧?”在江晨的身边,呈元察觉到了江晨的情绪波动,开口问道。

江晨连忙收回情绪的波动,微笑道:“没事,只是第一次进入到这种地方历练,心里有些激动。”

呈元微微点头,道:“第一次都是这样,次数多了就好了。”

就在江晨和呈元交谈之时,洗剑宗的十五名弟子已经汇聚在一起了,而就在此时,江晨突然感觉到一股杀气朝他笼罩了过来。

这一股杀气非常浓郁,而且散发出杀气的人实力不容低估,江晨根本不用看,就知道此人绝对不是何鸿雪。

而如果不是何鸿雪,这次进入到这古遗迹当中的洗剑宗弟子,到底还有谁会对自己动杀机?

江晨看向对自己释放出杀机的那名男子,只见此人身材挺拔,双眉如剑,英气逼人的脸上怒气释放,朝着江晨大步走了过来。

在这名男子的身边,那些洗剑宗的弟子自动退开了一条路,似乎对此人极为忌惮。

呈元自然也注意到了这一幕,他眉头微皱,眼中露出担忧之色,看来他对这名男子也极为了解,而且也很是忌惮。

“江晨,拿命来!”

那名男子怒喝一声,就直接祭出一柄飞剑,飞剑在空中猛然一阵搅动,顿时剑气就如同暴雨一般在空中汇聚而起。

“好强大的筑基修士!”

江晨眉头微皱,没有任何迟疑,同样祭出一把飞剑,破天剑诀催发到极致。

两柄飞剑在空中遽然相撞,汹涌的剑气绞杀在一起,江晨的那柄飞剑砰的一声爆裂开来,化成一道道残渣激射向四处。

而同时,江晨和那名男子被狂暴的真元震得倒飞了出去。

不过,江晨被震得倒飞了十丈,而那名男子仅仅只是飞了三丈就已经站定。

江晨面色有些苍白,刚才那一次碰撞,让他体内的真元变得有些混乱。

他如临大敌地看着那名男子,冷声道:“你是什么人,为何要无故对我下杀手?”

“无故对你下杀手?哼,江晨,你杀了我妹妹康易萍,我难道不该取你狗命?就算杀了你也难解我心头之恨,我要抽了你的神魂熬练成厉鬼。”

那名男子依旧是杀气腾腾,看样子根本没有放过江晨的意思。

听到这名男子的话语,江晨顿时明白,原来此人就是康易海。

让江晨没有想到的是这次前来古遗迹的人当中居然有康易海,事实上江晨在前来古遗迹的路上就已经注意,但他在这之前,根本没有察觉到有人对他动了杀机,就算是何鸿雪,对他也只是一种敌视,而不是真正的杀机。

这说明康易海掩饰的非常好,他不想引起宗门长辈的注意,所以将杀机完全隐蔽,等进入到古遗迹之后,就不必再顾忌宗门的长辈,可以肆无忌惮地杀死江晨。

“康师兄,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就在此时,卓曼走了过来。

卓曼和康易海是同一座山峰的,因此彼此之间是相识的。

“绝对没有误会,此子杀了我妹妹,罪该万死!”康易海盯着江晨咬牙道。

“康师兄,就算江晨杀了你妹妹,但是现在正在执行宗门任务,私人恩怨是不是该往后放一放?”呈元开口道。

江晨没有想到呈元居然会为他说话,虽然他和呈元同样来自太阿峰,但两人之间实际上并没有什么交情。

“哼,呈元,你给我滚开,我现在就要杀了此子!”康易海似乎根本没有将呈元放在眼里,冷哼一声,再次操控飞剑,就要朝江晨杀来。

“且慢!康师兄!”呈元再次开口,目光扫了江晨一眼,又道:“康师兄且慢动手。”

“你还有什么事?难道你想要阻止我杀他?我话先放在这里,不管是任何人,想要阻止我杀江晨的,就是我康易海的生死仇人。”康易海杀气腾腾,似乎根本不将其他人放在眼里。

此时,是谁都明白,这康易海绝对要杀江晨,恐怕不管是谁都阻止不了。

而江晨想要在康易海的手里逃生,恐怕难上又难。

虽然江晨刚才挡住了康易海那一件,但却损失了一柄飞剑,侥幸挡住了一剑,未必就挡得住第二剑、第三剑……

伊春市金山屯区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深圳全瓷牙和烤瓷牙哪个贵
北联NK免疫细胞
秦皇岛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治牛皮癣湛江哪家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