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春秋董事长我没有亏待任何人

发布时间:2019-09-13 00:48:27

  民营春秋航空似乎是一条到处搅局的“鲶鱼”,出道以来争议不断。他们为什么一次次把自己置身风口浪尖上?在外界刺耳的喧嚣声中,春秋航空董事长王正华终于打破缄默,接受了专访

  -今天开始到25日,在武汉—上海航线上,每日赠送20张“0元机票”,再触行业神经;

  -上周推出黑名单,拒向“霸机”旅客售票,引发一片哗然;

  -2006年底,上海—济南航线上,叫卖“1元机票”,被物价局叫停和罚款15万元;

  民营春秋航空似乎是一条到处搅局的“鲶鱼”,出道以来争议不断。他们为什么一次次把自己置身风口浪尖上?在外界刺耳的喧嚣声中,春秋航空董事长王正华终于打破缄默,接受了专访——

  “黑名单”事件我没有亏待任何人

  背景

  今年7月19日,一些旅客搭乘春航由大连飞往上海的飞机时,由于天气原因航班被延误。由于春航拒绝进行赔偿,部分旅客进行了长达15个小时的“霸机”。随后,春航将这些乘客列入“黑名单”。

  对话

  :为什么要将这些“霸机”的旅客送进“黑名单”?

  王正华:由于这些旅客的“霸机”行为,春航的8架飞机不得不调整,航班全部延误。这是春航短暂历史上遭遇的时间最长一次连环“霸机”,公司直接经济损失至少在10万元以上。

  :春航设置“黑名单”是为了维护公司自身的权益?

  王正华:更重要的是为了维护其他绝大多数乘客的权益。我们做过统计,由于这些旅客的“霸机”,总共有690位旅客的行程被迫延误5个小时,还有1000多位旅客被延误1到 个小时。

  :但是也有人反对春航的做法,认为这是对旅客消费选择权的侵犯。

  王正华:我的博客贴出来之后,绝大部分友都是为春航叫好的。在这件事情上,我没有亏待任何人。我不惧怕少数个别人,我相信人间自有公理在。

  :您注意到其他航空公司的反应了吗?

  王正华:上说他们都很气愤,很多航空公司都表态说不打算设立类似的“黑名单”。我这么做其实也是在维护全行业的利益。在这件事情上,走在最后的人却冲到了前面。

  补白

  王正华在博客中称,目前我国的航班延误中,因旅客闹事而引起再次延误的情况占到70%。与其他国有大型航空公司不同,经营“低成本航空”的春航实行差异服务,其条款中明确规定,航班延误不赔偿。但时至今日,这一条款仍然是引发旅客“霸机”等纠纷的直接导火索。

  “垃圾”骂名我曾经向传统妥协

  背景

  民航总局公布的7月消费者投诉情况显示,就在“霸机”事件发生当月,春航以0.08 的投诉万分率居于榜首。今年夏季,春航曾多次发生群体性纠纷,起因大多是航班延误以后没有得到赔偿。一些情绪极端的旅客甚至公开将春航的服务斥为“垃圾”。

  对话

  :怎样看待来自旅客的负面评价和投诉?

  王正华:这对我来说已经算是客气。当年美国西南航空公司靠“低成本航空”起家的时候,别人在报纸上把他们骂做是“粪堆里爬出来的蟑螂”。

  :为什么春航拒绝对航班延误进行赔偿?

  王正华:这是一条国际惯例。因为要实现低成本的价格,就必须去掉那些属于非必要服务的“花边服务”。当初春航打算推出这种差异服务的时候,民航总局的领导就曾经指示,必须召开听证会,否则旅客就会说我们这是“霸王条款”。事实证明,民航总局的这个决定是有前瞻性的。

  :但是为什么至今仍有人认为春航实行的是“霸王条款”?

  王正华:为什么旅客拿到了比其他“老大哥”航空公司便宜 6%的票价之后,还要求得到和传统航空一样的服务?就拿航班延误不赔偿来说,旅客在候机楼的时候,低成本航空公司不提供任何吃喝,这是国际惯例。但是春航可以给旅客面包,还有盒饭甚至酒店住宿。我们已经在向传统习惯妥协,再投诉我也没有办法。

  :会不会有人因此认为低成本航空等同于低质服务?

  王正华:在承诺的服务中,我们一定要做到最好。比如飞行安全,这是我们最重视的事情。差异服务已经规定得很明确,可我们的员工还是要尽可能提供更多的真诚服务。

  补白

  “老大哥”是王正华对大型国有航空公司的特殊称谓。春航遭遇的种种危机中,“老大哥”总是站在他的对立面。除了来自旅客的不理解,“老大哥”的封杀与排斥,是王正华至今不愿正面回应的事实。

  “1元”机票凭啥不能白送老百姓

  背景

  春航宣布在武汉至上海航线推出“0元机票”。尽管春航强调“0元机票”属免费赠票的公益行为,仍令媒体普遍联想起“1元机票”事件。2006年春航在上海至济南航线推出“1元机票”,但随后却被济南市物价局以价格违法为由,开出15万元重金罚单。

  对话

  :“1元机票”退市背后,有没有“老大哥”在搞手脚?

  王正华:这件事发生后,我马上就派人专门到济南拜访各大航空公司,求得人家的谅解。我们之间在市场定位上存在细分,作为后来者要向“老大哥”学习。多数公司都还是能够理解的,没有和我们计较。

  :“低成本航空”触动了“老大哥”的什么利益?

  王正华:虽然同行是冤家,但在市场上还是共同为旅客服务的。新进入者有时与传统思维之间不那么吻合,对于这一点我有充分的思想准备。

  :“1元机票”在国外并不罕见,为何在国内行不通?

  王正华:航空产品是不可储存的,这是一个共识。以最低价格将那些卖不出去的机票尽快销售掉,这是任何国外航空公司都会做的事情。但是在国内就好像变得不可思议。与其让20%的座位空着,为什么不能拿来白送给百姓坐?

  :拿“1元机票”白送旅客,这种想法似乎不现实?

  王正华:其实公司多少还是收进了几个钱的。比如航油费,短程60元,远程80至100元,这就是笔不小的收入。毕竟中国还有70%到80%的人没有坐过飞机,这会让我觉得不舒服。让他们飞起来,低成本航空就有希望。

  手记

  像鸡毛一样飞

  “请问你有何指示?”这是接受采访时王正华说的第一句话。他说凡事必向两个“领导”请示:一为民航总局,二为媒体。6 岁的他打了 0多年太极拳,深谙“以柔克刚”的道理。无论提出多么尖锐的问题,都好像一拳打在棉花上。他的姿态总是放得很低,语气温和热情,似乎与那些疯狂的举动毫不沾边。

  有很多事情他都不理解:比如为什么宁肯让飞机空着,也不能卖“1元机票”;为什么旅客愿意接受低价格,却不愿意接受差异服务;为什么一纸“黑名单”会招致“老大哥”的一致反对?

  有很多事情别人也不理解他:这个冒失鬼为什么非要插足航空市场,把这个原本利厚油肥的行业搅得人心惶惶;为什么他非要一次次“出尽风头”,却又“引火烧身”背负骂名无数;为什么这个走在最后面的人,却非要一次次冲到最前面。

  王正华的不理解,和别人对他的不理解,恰恰是同一件事情——对既有规则的破坏与质疑。对于他来说,那些写进红头文件或刻在头脑中的条条框框,何尝不会包含着谬误与缺陷,只是人们习以为常或故作视而不见罢了。

  我突然觉得他就像是一片飘舞的鸡毛,也许注定飞不了太高,却总是突兀地闯入我们的视线,并且提醒我们说,总有一些存在的事情未必合理,只是我们有没有勇气去捅破那层狭隘的窗户纸。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房产百科
德甲
过滤设备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