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魔倦 十六 回魔族 中

发布时间:2020-01-18 06:38:11

魔倦 十六 回魔族 中

“久久,咱们走吧。”看着池久仍在盯着凌南,大祭司终究还是开口説道,却没有看凌南一眼。池久一把拉起凌南的手,望着凌南的眼睛,“走,我们一起回家……”看到此情此景,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池久和凌南是失散多年的好友,凌南一脸诧异的望着池久,张着嘴巴,却没有发出一diǎn声音。

“怎么了?你不愿意吗?”池久见凌南这副摸样,脸上不自觉地露出了失望之色,“要不,我留下来?”池久想了一会,兴奋地説道,此时,不仅是凌南,大祭司也呆住了,开心,失望,兴奋,这些常人所拥有的情绪,本不应该出现在池久公主身上。

但是,此时,这些情绪不仅出现在了池久身上,更令人诧异的是,池久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做作之态,任何的不适之感,一切仿佛本该如此,池久就是一个活泼开朗的女孩。

大祭司心中充满了疑惑,他本以为自己已经掌握了全魔族最大的秘密,现在看来,自己仍然什么都不知道,命运,到底是什么?

凌南并没有回答池久的话,而是将头偏向了大祭司,凌南明白,虽然眼前这白衫男子很呵护这个叫池久的公主,但在这种大问题上,大祭司应该才是决策者。

迎着凌南的眼神,大祭司却没有任何的表情流露,只是看着池久,“xiǎo子,去魔族!”炽极的声音忽的出现在凌南的脑海中,凌南蓦地脸色一变,做贼心虚般,偷偷望了眼大祭司,“我知道你体内还有一个人,我不在乎,我听久久的。”大祭司淡淡地説道,“但是,你要想好,带久久去你的生活,会给你带来怎么样的一种后果,会给你在乎的,你关心的人一种怎样的后果。”

凌南心中一惊,一屁股坐了下去,默默地想了很久,凌南蓦地抬起头,少年澄净的眼中不再有恐惧,不再有迷茫,盯着池久明亮的大眼睛,凌南轻轻説道,“我答应你,我去魔族。”听到这话的池久,竟跳起来给了凌南一个大大的拥抱。

返回魔族的路上,大祭司并没有施展能力,而是一步步地更在两个年轻人身后,看着前方蹦蹦跳跳的池久,大祭司心中却不知是充斥着一种什么情绪。

或许是欣喜,毕竟池久可以説是自己一手带大的,看见如今池久像一个正常的女孩子,难免有些欣喜之意,或许是担心,池久身上承担着太重的担子,此时发生如此之大的改变,也许意味着池久平静的生活即将被打破,哪么,未来将要迎接的会是什么?又或许,在大祭司的内心深处,藏着的是恐惧,对命运的恐惧,只是大祭司不愿承认罢了……

“原来你叫凌南,那我以后可以叫你南哥吗?”池久问出了凌南的姓名,显得十分兴奋,“……”凌南挠了挠头,竟无言以对,见凌南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你不愿意?为什么?”池久像是急得要哭了,“不是啊,我很愿意的。”看着池久已经红了的眼睛,凌南忙説道,“只是,……唉,我也説不清楚……”

“説不清楚就别説了,一切顺着久公主的意思。”凌南听到心里传来这么一阵声音,不是炽极,是身后的大祭司,“别回头,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声音便戛然而止了,对此,凌南已经见怪不怪了,至于身后那个男人,老师都忌惮几分,凌南自然不会去违背他的意思。

在凌南一屁股坐在地上思考自己究竟该怎么做时,炽极的声音突然出现在心里,“我説,去魔族。”炽极淡淡地説,“老师,对不起,刚才是我不好,我太害怕了,您知道吗?当时真的,我也不知道怎么了,我就那么説了,老师,对不起!”凌南听见炽极的声音,蓦地想起刚才自己的失态,急着解释道,“没事,毕竟你还xiǎo,但现在,你必须听我的,去魔族,不然,据我的推测,你活不过今晚……”

炽极粗糙地给凌南讲述了一番自己的计划,“细节方面我还没时间想,还有,到魔族以后,不,就现在,我不会轻易再在你的灵台中出现了。”炽极説道,凌南听见这话,立马説道:“什么?但是我的修炼才刚起步,那我怎么办?”然而,灵台中并没出现一丝回音……

凌南索性不再想太多,对于炽极的计划,凌南充满了期待,故而,凌南最终做出了决定,去魔族。

到了一处xiǎo镇,池久一行人在旅店住下,深夜,凌南却翻来滚去睡不着,虽説有着炽极的计划定心,但对于完全不熟悉的未来,凌南还是有些担心,害怕,凌南睡不着,起身想倒杯水喝,diǎn亮烛台的一瞬,凌南突然看见大祭司淡然地坐在桌子旁,凌南几乎要花费全身的力量来失声尖叫。

但画面却变得十分诡异,凌南张着一张大嘴,但却一丝的声音都没有漏出来,大祭司淡淡地摆了摆手,凌南又可以説话了,第一时间,凌南惊恐愤怒地喊道:“你有病啊!大半夜不睡觉跑我这来!还要这么悄无声息,你存心吓死我?”

大祭司丝毫没有情感的变化,他给自己到了一杯水,啜了一口,慢慢地説:“我知道你身体里的那个人对你説了些什么,所以你决定跟我们一起回到魔族。”大祭司抬头望了凌南一眼,凌南心中一禀,这是怎样一双妖异的眼睛,明明只有三,四十的年纪,眼中却透出了仿佛几个世纪的沧桑的光。

“我不在乎你会耍什么手段,我只是警告一下,在没有十分的把握时,最好不要有什么举动。”大祭司突然站了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凌南,“可能你自己现在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但,你很重要……”説完,大祭司就那么凭空消失了。

凌南突然惊醒,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一场梦,但,梦怎么可能这么真实,凌南觉得喉咙十分干燥,就像是着了火一般,他跌跌撞撞地走向桌子,手颤颤巍巍地提起茶壶,这不是梦,刚才大祭司用过的那个杯子里面还有水残留下来,那到底是一个什么怪物?!凌南心中的恐惧被无限放大。

被人掌控的感觉实在是不好,凌南感觉自己就像一个木偶,任人宰割,“不行,在这么下去,我就要疯了是时候开展计划了……”凌南心中默默想到。

京都儿童医院好不好
重庆五洲医院的专家有哪些
贵阳治癫痫病好的医院
韶关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枣庄白癜风治疗价格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