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评论官中介收费暴涨蚕食改革红利

发布时间:2019-07-08 17:50:28

评论:“官中介”收费暴涨蚕食改革红利

湖北荆州一家化工公司准备上马一个新项目,项目投资100多万元。安监部门要求这家公司去当地一家中介做安全评价。公司负责人介绍,“安评”仅是指出不同建筑物之间的距离要求。“然后这个距离画几个框框,这就要20万。这还不包括验收,验收还要五六万。”而这种情况并非个案,湖北利川市一家企业负责人对此同样感受深刻:“政府部门不收费了,但指定的中介机构收费更厉害。本来政府部门机构收费200元钱能办完的,现在(指定的)中介2万元都做不到。”(8月30日新华社)

把此前的审批项目,指定给某个研究院所或者中介机构代审,让这些单位借权生利,攫取暴利,人们对此的抱怨,近日时有所闻。这些被指定的经济鉴证机构,搭的是行政垄断之车,其滚滚客源是仰仗政府审批的唯一性所生,因此政府就有对其做出约束与引导。比如应该比照市场价格做出服务限价,或以服务的性价比、信誉口碑等作为竞标条件,择优指定。而上述现象表明,一些地方政府对这些环节不加限制,任其宰客,是一种不负的表现。

把审批事项更多地交给市场来调节,并不等于政府的放松,而只是在履责结构上有所调整,即由以前重审批轻监管,转向轻审批重监管。上述提到的问题,正在于政府部门交出部分审批权之后,监管的针对性并没能及时调整到与放松审批相适应的地步,导致企业不仅觉得“改革红利”没有在自己身上体现出来,反而有负担越来越大之势。

众所周知,如今对社会伤害最大的,是权力的资本化。

生活中,稍有头脑的人都不难发现,接近资源的程度不同,享有的经济利益差别就很大。着名经济学家吴敬琏前两年曾说:“现在有人把投资项目的审批也叫做宏观调控,这根本没有道理。事实上这是行政对微观主体的干预,已经超出了市场经济意义下宏观调控的范围。宏观调控必须建立在法治的基础上,首先是要界定政府的职能,知道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才谈得到宏观调控。”

意思再明白不过:所谓改革,所谓改革魄力,都是要在法律完善的框架内才能算数。而一些行政机关,那怕其主旨完全是为了保护部门或地方利益,也在打着宏观调控的旗号,令人非常可笑。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之后,改革政府行政管理体制,下放审批权,确实已无须在“该不该”上再加议论。而如何确保这场“自我革命”如期取得成效,却不是放开多少项审批权就可以解决的。笔者以为,政府主导式的社会运转存在了几十年,早已形成了强大惯性。而缩小政府的事权,一个最不难预料的后果,就是离开了政府,解决公共问题的其他机构和方法又在那里?国家职责、公共事务会不会变得暧昧不清?

以笔者浅陋之见,推进政府行政管理体制改革,首要在于建立与新体制相适应的各种社会基础,最重要的是建立健全各类相关法律;二是加快促进相关市场、公益事业的发育,让政府出让的事权尽快由这些机构承担起来,确保应有的改革效率。否则,改革红利就很有可能被上述暴涨收费的“官中介”们所蚕食。(马龙生)

原标题:评论:“官中介”收费暴涨蚕食改革红利

稿源:中国

作者:

客户端软件
有赞微商城 具体是怎么个平台
赛阳服饰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