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补天道 千零五 身怀连城璧,举世皆仇敌

发布时间:2019-09-25 23:48:36

补天道 千零五 身怀连城璧,举世皆仇敌

孟帅骇然道:“四组?”

段凌夜道:“不错,我已经学会了如何将神魂引导入灵宝、如何维护灵宝滋养神魂,如何将神魂还入体内,如何封住刚入体内神魂,使身魂合一。”

孟帅略一思忖,道:“这么说,最关键的四步你都学会了?”

段凌夜略一点头,道:“给我一个抽出器灵的灵宝,我已经勉强可以操作一个灌顶跨过神武道界限的过程。当然缺失了几个环节,可能会让这个过程风险加剧,但无论如何,运气若在,就有几分可能跨过那个门槛。”

孟帅深吸了一口气,道:“别说几分,就算一分,那些困在界主期几千年的老家伙也该发狂了。你简直就是天下最香最嫩最滋滋冒油的一块大肥肉。”

段凌夜道:“不知道为什么,你比喻总是如此古怪。”

孟帅道:“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躲着?为什么把自己陷入四面楚歌的境地?你完全可以走出去嘛。你将这件事公布出去,他们不但不敢对你怎样,还要将你捧起来,谁敢对你不敬?”

段凌夜沉默了片刻,道:“孟帅――你贵庚?”

孟帅道:“我算算……总得有二十……其实你不是想问我多大了吧?”

段凌夜道:“你知道就好!你大小也是个成年人了,应该学会用脑子考虑问题了。你知道我一个不到灌顶期,武功不足以自保的人掌握了巨大的财富之后,会有什么后果么?”

孟帅道:“我自然知道。怀璧其罪都快世界第一定理了。可是财宝和能力也不一样,财宝夺走了就夺走了,能力是你的,你就算不能掌控,还可以拒绝。”他笑道,“上古那些大封印师难道就一定比那些界主强么?还不是被捧得高高的?倘若只有一个人有求于你,又比你强,你当然被动,可是若是这么多人都有求于你,你的余地可不小了。”

段凌夜道:“你想的还真美――现在和上古怎么比?上古的时候,那些界主已经知道了前边的路怎么走,相互间形成了一种平衡。有了平衡,就有了秩序,才能让封印师利用这种秩序,获得被尊崇的地位。”

他冷冷道:“现在所有人都没经历过突破,都在抓住一线生机。谁也不知道这个生机是刹那还是永恒,谁也不知道这趟车能坐几个人,什么时候开。这个时候,若是你,你会不会尽力把其他人挤下去?”

孟帅道:“你可以把一些关键信息公布出去……虽然可能多少年不得安宁,但至少眼下这关能过。将来他们有求于你,自然要奉承了。”

段凌夜突然道:“你觉得这些界主之间,有仇么?”

孟帅道:“表面上倒是看不出来,说不定……哦!”他忽然想到一个可能性,身上一寒。

段凌夜道:“你想明白了?如果两个人是死仇,但他们谁也奈何不得谁,只好维持表面上的平衡,如果这个时候,有一个人突然突破到了神武道

补天道  千零五 身怀连城璧,举世皆仇敌

,剩下那个人会怎么样?”

孟帅无言,段凌夜道:“就算他们都没有生死大仇,可是他们本来都是平衡的,突然有一人上升,成就神武道,凌驾于所有人之上,那么他就成了所有人的主宰,他要谁生谁就生,要谁死谁就死。你觉得这样高高在上惯了的界主能容忍么?”

段凌夜接着道:“如果一个人成了神武者,他成了独一无二的至尊,可是如果其他人也能晋级,他会高兴么?他会不会把别人上升的梯子踢翻?”

孟帅长出一口气,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了。”

那些界主大多是枭雄之姿,段凌夜这样晋升的宝贝,能抢得到便罢,抢不到就毁掉,这是很正常的思路。别说其他人,就算他家里那老几位,除了对他不错,可也谈不上善良可亲。

段凌夜见孟帅恍然,道:“我早早就想到了此事,你却还要我一句句提点给你,你我智力不同,还能不能交流了?”

孟帅翻了个白眼,道:“你要是认为你我无法交流,我刚刚想到的脱身妙计?就不和你说了。”

段凌夜奇道:“你想到了脱身妙计?是什么?”虽然诧异,但没看出多少惊喜,显然他对孟帅的脱身妙计不抱希望。

孟帅道:“既然这是封印的本领,你干脆复印几百本,漫天撒去便是。谁都能捡到,也就不稀罕你手里这一部了。”

段凌夜呆了一下,道:“就这个主意?叫我将得手的秘籍分给别人?”

孟帅道:“一个技能而已,且还是不完整版的。就算有这本领,也未必能晋升,若真能晋升,那就是造化到了,谁也夺不去。你难道打的是舍命不舍财的主意?”

段凌夜道:“独一无二的登天机会,你舍得?”

孟帅道:“你刚刚不是想要和我分享么?看你也不是吃独食的人。”

段凌夜道:“你和外面的豺狼怎么一样?”

孟帅道:“自然不一样,你分享给我,没有卵用,我也救不了你。分给其他人,可有大用处。”

段凌夜道:“可是我不肯。”

孟帅道:“为什么?人为财死……”

段凌夜道:“非为财死,若从此地逃出生天,我可以把几组封印以别的渠道慢慢流传出去,为天下武道做些贡献。可是现在不行。现在为保命交出本领,便是我受了城下之盟,已经是妥协。可是我一生从不妥协。我若妥协了,段凌夜就不是段凌夜,我连自己都不是了,要一条烂命做什么?”

见孟帅沉默不语,段凌夜叹道:“到底你我道不同。你认为我愚蠢?”

孟帅道:“你认为我懦弱么?”

段凌夜摇头,道:“懦弱的人不是你这个样子。”

孟帅道:“那便是了。所以我也不认为你愚蠢。确实是性不同,道不同,那也无可奈何。”

段凌夜道:“我现在传你那几组封印,你先走吧。”

孟帅无声的叹了一口气,突然反应过来,道:“等等……你不走?”他不可思议道,“你不妥协我可以理解,难道也不逃命?难道非要送死送到西,才是真武道?”

段凌夜道:“那倒不是……我本来也是要突围的。”

孟帅道:“一起走啊。跟我走,不用突围,悄悄地转移,打枪的不要。你也别传我封印了,逃出去有的是时间。”

段凌夜摇头,道:“现在不行。我说了,我只会其中四组,还有五组不会。”

孟帅道:“难道说……”

他眼神往下,看向了那石碑。

段凌夜道:“没错,我就是按照石碑的指引来到这里的。这是上古一位强大无比的封印师留下的传承,我从头开始接受,一路披荆斩棘到了这里,在这里有一个至关重要的封印出世,我必须要等下去。过了这一关,传承过半,我才有中止的本钱。”

孟帅道:“想必动静不小?”

段凌夜道:“如日月当空,引人瞩目。”

孟帅道:“之前那几个封印出世,也有这样的动静么?”

段凌夜道:“有小范围的惊动,也引来了几个宗门长老。不过我闪避的快,没让他们捉到痕迹。”

孟帅道:“那为什么这个封印那么轰动?”

段凌夜缓缓道:“因为要出世的,是通灵印啊。”

不等孟帅反应过来,段凌夜已经解释道:“现在要出世的,就是让天下宝器通灵的封印。宝器通灵,震动百里。此印一出,上古留下的灵宝都能感受到,纷纷震动相应,岂是其他封印可比。”

孟帅叹道:“因为上古传下来的灵宝,如今多在界主之手,所以就引动了世间大半绝顶人物?还真是……所以你定要留下来,亲眼看见那封印出世了?”

段凌夜道:“我也不瞒你。封印固然谁都可以看,但只有一瞬间现世,要在短短瞬间看到那其中奥妙,根本不可能。但封印出现的时候,会有一个人能得到其中传承,在短时间掌握其中精髓。那个名额,我一定要拿到。就是你,也不能跟我抢。”

孟帅道:“友情的小船真是说翻就翻啊。好吧,能跟你坐一条船就不错,也不能要求太多。你这个接受传承的过程,大概要多久?”

段凌夜道:“一盏茶功夫。”

孟帅道:“就算出世一开始,一秒钟之后你就开始接受传承,那些界主赶过来,最远到这里,也不过半盏茶。然后一睁眼,就发现自己被界主们包围了。”

段凌夜道:“想象一下,大抵如此。”

孟帅叹了口气,道:“能在这种情况下全身而退,不大容易啊。”

段凌夜道:“大概需要神仙手段。”虽然这么说,但他口吻还是很轻松,仿佛根本不在意自己的死活。

孟帅却被他一言惊醒,道:“你多大了?”

段凌夜道:“你来问我?也有一百多岁,比你大得多了。”

孟帅道:“一百多岁,作为界主也不算老吧?我记得界主轻轻松松,就能活一千来岁。进了神武道,恐怕几千岁也能活下来。”

段凌夜道:“什么意思?”

孟帅道:“没什么,我是想――有这么大的好处,折个几百年寿命,也划得来是不是?”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价钱多少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大概多少钱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得花多少钱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具体多少钱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手术多少钱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