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年薪48萬招清華北大學生養豬 畢業生:是不是忽悠?

发布时间:2019-04-02 04:33:36
近日,一家以集約化生豬養殖為核心業務的企業在校園招聘時,給清華北大等眾多名校畢業生開出了幾十萬的高年薪。那么,這么

近日,一家以集約化生豬養殖為核心業務的企業在校園招聘時,給清華北大等眾多名校畢業生開出了幾十萬的高年薪。

那么,這么高的年薪靠譜嗎?名校生養豬靠譜嗎?

“月工資:本科2萬+、碩士2.2萬+、博士2.4萬+,首年年薪24-48萬+”,這是該企業今年給清華北大畢業生開出的價位。

截圖來源:北京大學學生就業指導中心網站

截圖來源:清華大學學生職業發展指導中心網站

該企業2018年校園招聘信息中,不少知名高校的畢業生都被“明碼標價”。

毫無疑問,對正在面臨就業壓力的畢業生而言,這是一組具有足夠誘惑力和沖擊力的數字。

招聘現場幾乎沒人家里養豬

據解放日報報道,11月8日,該企業于上海交通大學舉辦的宣講會現場來了67名學生。

“知道我們是做什么的嗎?”企業人力資源專員站在講臺前,握著話筒大聲問道。

“養豬的!”底下的學生異口同聲,隨后哄堂大笑。

“你們家里有誰養豬?”她追問,卻無人應答。

“你家不是養豬的嗎?”葉鵬(化名)拱了拱旁邊的人,后者才不太情愿地舉起手,成為在座67位學生中唯一的一個。

這一幕發生在該企業“精英招聘”(985高校)的宣講會現場。

企業招聘信息(來源:企業官方微信)

不少學生是被高薪吸引而來

“我還真沒看過豬。”當被問到“對養豬有沒有概念”的時候,家住江蘇無錫市區的葉鵬說自己只在農場里看過牛、羊、雞,但對豬的印象“停留在屏幕上”。

他就讀于上海交大材料科學與工程學院,投遞的崗位是農產品分析師,專業并不對口。

不過,他曾在多家外人看來“高大上”的咨詢公司、基金公司實習過,對行業研究有一定經驗。“其實這個崗位,主要就是看數學。”他說。

[page]

“養豬公司在一般人的印象里就是喂豬,感覺不是我們這個時代的,但實際上第一產業是永遠不會倒的產業,而且集約化養豬跟以前也完全不是一個概念。”在金融行業工作過兩年又回校念碩士,葉鵬對職業的選擇有更深體會。

經同學介紹,他才開始關注這家“從沒聽說過”但“月薪兩萬加”的養豬公司。記者發現,絕大多數前來應聘的非農學專業學生此前對這家企業都聞所未聞。

像葉鵬一樣被高薪吸引而來的學生不在少數。除了交大學生,還有來自復旦大學、華東師范大學的應聘者。

復旦心理學碩士梁駿(化名)申請的崗位是總經理助理。他花了兩個小時擠地鐵,穿著專門為校招購買的千元西裝,趕來參加面試。

招聘會現場(圖片來源:解放日報·上觀新聞)

養豬賣肉,“掉價”?

該企業招聘宣傳H5截圖

“有句話說,喜歡一個人,始于顏值。找工作也是一個道理。”做了兩個月的精英招聘,宋云睿說自己遇到太多因高薪而來的畢業生,“希望他們真的熱愛這份事業,而不是僅僅看到工資高就盲目從眾。”

其實,名校學子養豬早非新鮮事。身為北大畢業生,因干上殺豬一行而聞名的陸步軒曾說自己“給母校丟了臉、抹了黑”,多年后主動選擇投奔北大師兄陳生的食品公司,稱“我在全國應是較頂尖的豬肉專家”。陳生也說,養豬賣肉是“能托付一生的行業”。

近年因環保壓力,行業轉型加快,各地豬場拆遷如火如荼,大量中小養戶逐步退出,溫氏、牧原、正邦、大北農等大型生豬養殖企業快速擴張,專業型人才的需求缺口激增。規模化、智能化、信息化程度提高,對養豬生產經營的管理要求越來越高。

溫氏集團2017-2018年將招聘技術及管理人才1700多人;牧原2016年校招報到668人,2017年激增至2310人,2018年的人才需求規劃更是達到2870人,其中精英招聘計劃共計252人。據宣講會發布信息,2015年畢業于武漢大學的王春艷,正是牧原啟用的年輕人才之一,工作一年后就掌管集團人力資源部。

[page]

“大多數北上廣名校的學生,心氣比較高,不太愿意進這種企業。企業很清楚這一點,所以才以高薪為賣點。”在葉鵬看來,目前大眾還是戴著有色眼鏡來看待養豬行業,但他覺得養豬和其他行業沒有本質分別。

“沒什么掉價的。”梁駿對現代農業的前景和三四線城市發展頗為看好。

不過,宣講會上,除了感覺薪水“水分高”,不少學生還因和公司“氣場不和”而中途選擇退出。

企業文化跟不上擴張速度

“無論是總部還是子公司,離職率都很高。”舒克在今年7月12日入職牧原,進入某子公司發展建設部工作,于上個月辭職。他記得,總部校招應屆生500人大群,在他離開時只剩300多人。

“不可能所有精英生都當副總吧?很多人第二年工資反而沒有第一年高,從而大面積離職。”他說。

宣講會上,宋云睿展示了拜豬大典、拜師大典等公司活動照片,并播放了董事長秦英林一段關于企業價值觀的講話,時間超過15分鐘,被學生們評價為“老氣橫秋”“形式主義”“個人崇拜”。

此外,“坐在酒店的床上面試”“多次打斷發言”等細節也讓應聘學生感到不被尊重。

舒克認為,公司最大的問題是企業文化跟不上它的擴張速度,“連我這個雙非985碩士都難以忍受”。他舉了一個例子:每天晨會,一堆人在外面站成兩排喊“好、很好、非常好”,還曾朗讀過《拜豬文》,“尊重豬就是尊重自己,崇拜豬就是崇拜自己”……

西北農林科技大學碩士畢業的吳康選擇了堅持。同樣在今年7月入職,他已經適應每天早上7點去豬場上班的生活。入冬以來,為了防止帶入傳染病菌,他和同事們都住在養殖場。最近正值培訓,有時晚上9點多才能吃上飯。“我是農村來的,可能更能吃苦一些。”

“現在工資還不太高,但公司這幾年發展較快,而且以成果為王,多勞多得,比較公平。”吳康對今后薪水的漲幅和晉升充滿信心。在他看來,應屆生應要擺正自己的位置,走入社會了,就得有社會人的樣子。

“想養豬都不給你養”

張林是喜歡養豬的。

“你面對著一群豬總比面對一群人好吧?”身為農業與生物學院碩士的他,說自己不愛交際,跟豬在一起反倒輕松。“假如兩份工作能讓你得到相同的東西,那我肯定選擇養豬。”

[page]

像他這樣希望從事專業對口工作的屈指可數。同為畜牧學專業,張林的同學們大都決定轉行:“男生做金融、房地產,女生做醫藥、市場,或者去考公務員,沒人愿意養豬。”

“目前很多中大型養豬企業、育種公司都面臨人才不足甚至是人才奇缺的困境,既缺乏高端技術人才、管理人才,更缺乏復合型人才,同時連一般的操作工、飼養員都不好找。”在畜牧類核心期刊上發表的《新常態下中國養豬業面臨的挑戰》一文中,湖北健豐牧業有限公司董事長蔡映紅寫道。

“我們這行,薪水不是問題。豬場廠長一年可以掙三四十萬元。”張林說,養豬從業人員的工資并不低,但工作地點大多遠離市區、環境封閉,往往一個月中半個月都在豬場。很多人考慮到照顧家庭和子女教育,往往是干個兩三年,再跳槽到飼料、獸藥行業。這兩年,農牧企業到一流高校引進高材生的做法成為風氣。據他觀察,最終去的大都還是農牧院校學生。

專業對口而且有豬場實習經歷的張林不甘心被淘汰,也好奇“到底什么樣的人才能被錄用”。

“HR問我們‘什么叫生產管理’,有位同學的回答其實很專業,但HR說‘生產管理就是把豬養好’。”張林覺得人力資源專員不夠專業,“生產管理不僅僅是把豬養好。舉個最簡單的例子,豬價很便宜的時候把豬養好管用嗎?不管用!還得做生產規劃,選擇豬肉合適的上市時間。”

不過,張林也承認,自己的確被面試官的一個問題難倒。“關于他們公司為什么不走下游產業鏈,我回答得比較表面。”

“想養豬都不給你養。”他笑著說,“可能我確實不是精英吧。”

有畢業生懷疑:是不是在忽悠?

當記者詢問上海交通大學農業與生物學院碩士張林(化名)是否為高薪而來時,他笑著反問:“那還用說嗎?”

但他隱約覺得,事情沒有看上去那么美好:“我就想看看到底是不是在忽悠。”

宣傳中的“首年薪水”高,是否代表隨后幾年也高?不少人開始猶豫:“總不能落差太大吧?第一年2萬元,第二年就1萬元……”

據解放日報·上觀新聞報道,該企業人事專員回應:“大部分人第二年都會成長起來,工資會比第一年高。”

網友熱議:清北學生不一定就能把豬養好

@Ealon_chen:現在養豬掃地當和尚都看學歷了,讓我們這些學渣怎么辦?

@小龍?:不看人才是否靠譜,而是看出身門第。

@xu@Shanghai?:首年年薪, 學到了一個新名詞。

@Anita呆-:看著感覺不太靠譜,有沒有同感的?

@Lydia?:讓我們這些動物醫學院的情何以堪……正經的農業大學受的專業教育,正經的去豬場實習,正經的很多外面的公司把他們生病的家畜送到我們學院實驗室……卻還是抵不過大學是否頂尖這個金字招牌。

@臥龍?:行業不分貴賤,實力才是關鍵!

@刁志成?:中農,前些日子來過,薪水高,感覺不真實。

@暗香疏影?:清北不一定就能把豬養好……

@馬到成功?:按就讀學校開具薪酬,無疑等于將高考成績明碼標價。

相關Tags:

经期不准怎么调理前列腺炎全身症状有哪些风寒风热感冒病因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