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求仙则仙 第四百八十二章 以一敌五

发布时间:2020-01-16 22:39:16

求仙则仙 第四百八十二章 以一敌五

过了一会儿,白雾中重新响起了看守者的声音:“你叫我回来,是要谈什么?”

“我有一件事要问你。”付榕下说道。

“啧……怎么这么多人有事要问我……”看守者忍不住自言自语道。

“很多人问你吗?问你什么?”付榕下立刻问道。

“……不关你的事!”看守者差点失言,不过好在它及时地守住了秘密,当然,是关于唐承念的,但是,它也的确差一点就把她的消息透露给付榕下了。那样一来,它岂不是对唐承念失信了吗?明明是他亲口担保过的事,因此,对于差点害他失信的付榕下,看守者立刻没了好脸色,“有什么问题,你就快问吧!再磨磨蹭蹭的,我就不听了!”

付榕下咬牙,要是他是付家血脉,这一切都是他的了,何至于还要看一个非人类的脸色?

他到现在也想不通,为什么他不是付家的血脉?他明明就是付家唯一的后代!

“快问吧。”看守者催促道。

“你怎么好像忽然就变得没耐心啦?”付榕下抱怨了一句,还是没迟疑,说道,“云中城里一共有多少颗魂石?”

看守者惊叹:“你总算想起来要问这个啦?”

付榕下头一回觉得看守者很欠扁,明明初见的时候还以为这是个很有自制力的非人类。

“是!”付榕下咬牙应道。

看守者见付榕下好像真的生气了,才没有继续玩笑,说道:“一共三十万颗魂石。”

“三十万颗魂石?”陡然听到这个数字,付榕下的确愣了一瞬。

这么多?“有没有埋起来?”

“你猜?”看守者耍起了幽默。

付榕下第二回感觉到看守者真是相当之欠扁,这种时候耍什么幽默啊!

“这算是机密问题?”付榕下压下对这个冷笑话的不满,又问道。

看守者应了一声:“是啊,如果我回答你,就等于提示你魂石所在,这可是作弊啊。”

“那就算了。……不过,三十万颗魂石……那我这些就还不够啊……”付榕下喃喃自语。

看守者好奇地问道:“你找到多少颗了?”

“没多少,刚刚处理掉的那个人,也只有六十颗魂石罢了。”哪怕是面对看守者,付榕下也没有交底。虽然刚刚他觉得六十颗魂石很多,至少相对于他自己捡来的,算是够大的数字了,不过在三十万颗魂石这个天文数字般的数量面前,简直就是沧海之一粟。

“我看,你进入前三甲还是没问题的。”看守者感叹道,“你已经连续完成了十三场战斗,可是,你看起来并不累。”

“如果这么轻易就会累,还有什么资格去争取云中城主的传承?”付榕下挑眉,说得自信又心塞。

心塞的是,因为看守者鉴定他的血脉不属于云中城统|治|者的后代,因此,他只能称呼自己的先祖为云中城主。

因为,在看守者面前将它的主人称呼为自家先祖,看守者它不认啊。

“你有这样的自信,倒是像我的主人了。”看守者赞许一声。

“……他本来就是我的先祖……”付榕下不服气地低声说道。

看守者就当自己没听见,跳过这句话,说道:“你加油,我得去看看别人了。”

“其他人的情况怎么样?”付榕下顺口问了一句。

“其他人?”看守者想了想,说道,“他们并没有你这样顺利。”

“我这样也叫顺利?”付榕下讶异地说道。

他可是在短短时间内发生了十三场战斗啊,虽然,他成功地得到了十三场连胜的战绩,不过,这怎么也不能说是顺利吧?顺利的人不应该是一路顺风吗?

看守者点点头,忍不住笑道:“有人倒是只发生了一场战斗,不过,他一共才捡到十几颗魂石。”

明明是元婴修士――他说的那个倒霉鬼正是风景悠。

当然,其实还有比倒霉鬼更倒霉的。

……

比倒霉鬼更倒霉的?

那个人,自然就是挨了倒霉鬼唯一一次出手的唐承念。

不过,撇去风景悠和易久炎这两场战斗,唐承念还算顺利。

她取得了自烧|死宋辙远后,得到的第二场胜利。

这回,她长了记性,没让这人看见她的容貌,但也没把这人打死,而是等看守者来。

“多谢你给他留了一条命。”看守者谢了一声,便又化为旋风,带走了战败者。

唐承念早就取得了这个人的须弥袋,她从中寻找了许久,才找出二十三颗魂石。

加上她自己捡到的魂石,一共四十颗。

虽然唐承念自己猜捡到十七颗,不过,也不能嫌少,毕竟,她搜完这个人的须弥袋以后,又去搜索了一下从宋辙远身上顺走的须弥袋,找来找去,也只找出五颗魂石。

她身上现在一共有四十五颗魂石,倒是有些好奇其他人的收获。

“看守者,其他人得到了多少颗魂石?”唐承念等身边陡然冒起一阵旋风,知道是看守者回来了,便问道。

“你用不用那个机会?”

“我不用,你就不答是吧?……你怎么成了个守财奴?”唐承念忍不住抱怨道。

“这怎么会是守财奴呢?我只是希望早些摆脱这个债务罢了。”看守者说道。

“嘁。”唐承念懒得搭理他,不答就算了,她还没时间缠它问呢。

她又将小黑从随身游戏系统里抱了出来,她大约是跑到仓库里找到了什么吃的,吃得鼓鼓胀胀,神清气爽的样子,不过,也有点像个球。唐承念这些日子发现,只要小黑饿起来就会胡乱吃东西,而且,不管它怎么吃,都不会撑死,最多会撑得像个二次元卡通形象一样,浑圆得像河豚。

“它是不是变肥啦?”看守者好奇地问道。

小黑显然不满于看守者所使用的词汇:“汪!”狠狠地嚎叫了一声。

“你让它生气啦。”唐承念翻译道。

“我?”看守者完全没搞明白前因后果,一头雾水地看着唐承念,和她怀里抱着的狗。

“对不起。”不过,对方要是生气了,道歉总该没错。看守者立刻学着刚才唐承念的样子,十分诚恳地向小黑道歉,它也就是没有实体形象,光有声音,不然,要是它的表情能够像它的声音一样无辜,就算小黑是一只狗也应该原谅它了。

小黑不置可否,唐承念却被声音说服了。

“算了,小黑,不跟它一般见识,它才不懂你的可爱。”唐承念安慰道。

小黑咕噜了一声,算是附和、

看守者不怕死地开口为自己辩解:“你们不要误会,我觉得肥也很可爱。”

“……小黑,你爱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吧。”唐承念把小黑放回了地上,它立刻朝着声源处扑去。

它大概是想咬死这个没眼力还口才低劣的混账,可惜,它只能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唐承念估计不会出事,索性就放它爱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又不会真的咬到看守者。

她刚喘口气,陡然听见了好几声小黑的哀鸣。

“嗷!嗷!啊呜!”

“这是什么东西?”

“是一条狗啊!”

“快抓住它!”

“是灵宠吗?是能攻击的还是……”

“它有翅膀!你们快看它的背!”

有五个不同的声音!是一群人!唐承念当即呼哨一声,“小黑,回来!”

“小黑?”

“小黑是叫它?这明明就是一条小黄狗嘛!”

“不对,有人啊!”

“快过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追!”

这五个声音简直像是五重奏一样,你一句我一句。

唐承念及时地召回了小黑,一见到它,当即心念一动,把它收回了自己的随身游戏系统中。

她刚才大概地看了它一眼,它没受伤,应该没事。

可是,现在有事的大概会是她自己了。

看守者的声音早就没了,唐承念早有估计,毕竟,它是传承之地的看守者,不可能拉偏架,如果她和对方要出手战斗,它不可能站在任何人那一边,只能是个旁观者,因此,看守者现在最好就是消失,等待结果。

唐承念倒也没想过求看守者,她估计,自己就算用了那个请求,也没办法让看守者帮忙,所以,没有期待,自然也就没有失望。

对方一共有五个人,至少有五个人,不管那五个人说话多有意思,但在这里,就是她的敌人。以寡敌众,实在危险,况且,她还不太清楚这五个人到底是什么境界的,因为她现在还只闻其声,不见其人――更不见其头顶上的名字,想要发动天眼看看情况,也只能是在心里想想,过过瘾罢了。

所以,要战,要逃,她必须现在就下决定,而且,必须快。

那些人眼看着已经顺着小黑飞奔的足迹找过来了,她如果要战,就要迅速做好准备――战!唐承念第一个想法是这个,可是,她不可能直接冲出去!至少五个人,这些人随时都可以拉出一个包围,如果她落入了中,就危险了。

她如果想要选择战斗,就必须准备一个专属于她的包围,让这些人反过来被她捕捉。

……陷阱……说起陷阱,还有什么能够比那个更好呢?

密山市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长春最好银屑病医院
北京301医院nk细胞
秦皇岛市哪家医院治牛皮癣好
肇庆治疗白癜风医院排名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