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优酷被套路6382万投资方咋就成了影视链

发布时间:2019-04-04 05:10:05

5月初,《英雄本色2018》导演丁晟公然质问电影宣发公司光线传媒 投资方支付的宣发费和票补款怎么花的 ,此事至今仍未闭幕。

5月初,《英雄本色2018》导演丁晟公然质问电影宣发公司光线传媒“投资方支付的宣发费和票补款怎样花的”,此事至今仍未闭幕。

5月底,又有媒体爆出优酷投资过亿的剧《套路》,因剧组大量资金去向不明,目前已解散剧组。

刚刚过去的5月,影视项目中的“投资方”仿佛成为了弱者。人人都说,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其实影视投资风险更大,这里面或明或暗的坑实在是太多太多。

被“套路”6千万

优酷解散剧组

在今年的优酷春集推介会上,被划为超级剧集的公路悬疑剧《套路》是优酷今年的重点布局项目之一,该剧的制作方是浙江影力,《套路》男主角明道彼时也到场为新剧站台。

浙江影力是一家年轻的影视公司,以艺人经纪公司为业务核心,目前还没有已播出的项目,待播的倒是有两个:一个是由黄宗泽和张檬主演的《我的真命天女》(原名《最好的我们》),一个是由罗晋和钟楚曦主演的《八月未央》。

今年4月,《套路》在泰国开机。不曾想,开机一个多月,影力即花费制作费合计6382万元(优酷出资),却只拍出不到7集剧本的素材,平均下来单集制作成本已高达912万元。而同为悬疑剧的《白夜追凶》投资8000万(共32集),单集单价也不过250万元。

在剧市场,两三百万一集的制作本钱已属高规格。

作为投资方的优酷,随即宣布解散剧组,也算在情理之中。固然,事情并不止钱花多了这么简单。

▲优酷向剧组内部发布的解散通知

在这份通知中,麻辣鱼看到了以下几个重点:

首先,影力用钱不当。

“鉴于我方向影力支付的6382万元制作费用中已包括了剧组人员在完成50%剧集拍摄之前的相干聘请费(我方在完成50%剧本拍摄后方需支付下一笔制作费,但现在仅拍出不到7集)”

也就是说,6382万元投资已至少是全部预算的一半,依照《套路》备案中的30集来算,应当已最少拍完15集。

其次,影力违反合约。

“依照协议约定,影力应确保优酷投入的款项全部用于剧集拍摄、制作,且全部款项的支取须严格依照协议约定履行。如影力违反约定,出现超支情况导致制作预算总成本增加,由影力承当超支费用,与优酷无涉。”

根据合约,超越部份的费用应由影力承当。但事实却是,从5月18日剧组开始停工至今,影力迟迟不投入资金,而是一次又一次找到优酷继续掏钱弥补窟窿,并拿不靠谱的排期表,比如一个组一天拍40页和数据毛病百出的预算,“哄骗”优酷继续追加投资。

第三,影力坑扣薪资。

“自本通知发布之日起,剧组予以解散。优酷向影力支付的6382万元制作费用中已包括了剧组人员在完成50%剧集拍摄之前的相关聘请费,故无法承当影力应向各位同仁支付相干聘请费之义务。”

停工后,大部分工作人员因无人负责而滞留于泰国,酒店费用无人支付,人身安全无从保障,相干人员工资也已被拖欠20天至68天不等,有的乃至未签合同。

无奈之下,优酷方再次出面解决了一部分酒店问题,而影力方面仿佛并没有按协议约定支付超支费用的诚意,影力制片主任只用“个人能力有限”回应,公司从始至终都未给出实质性的解决方案。

目前,影力仍没有对外发声。

全部事件,简单来讲,就是优酷被影力坑了。

影力使用套路和手段“浪费”制作费,致使项目没法正常进行和运作,而优酷选择了及时止损,不再为其买单,但花出去的钱已犹如泼出去的水。

影视投资风险大

天坑也很多

实际上,此类现象在全部影视行业内其实不少见。

去年,也曾发生过类似事件,由知名导演郑晓龙担负艺术总监、刘恺威和江一燕担负男女主角、打着“现代版《甄嬛传》”旗号的电视剧《三个女人一台戏》,在半个多月后遭遇停拍,缘由是制片人李晓伟跑路,他拖欠剧组工作人员工资、道具费、房费等各类费用总计900多万元。

当时剧组的工作人员专门申请了一个公众号用来讨薪,剧组人员在发布的文章中写到:由于制片人拖欠全组工作人员工资各类费用,制片方浙江小玩家影视股份有限公司制片人、法人、董事和财务集体消失,致使剧组停机,工作人员380人滞留陇西。

2013年,由导演胡玫执导的大戏《江淮依旧》剧组,也曾遭遇《三个女人一台戏》一样的“戏码”,“债务”缠身的总制片人曹雯逃跑,剧组被迫停工。

2011年,时任星美团体董事长(现任嘉映影业董事长)覃宏怒发微博:“把我的客气、宽容当可欺、可骗!别太过了!斟酌全面退出某部影片中,你们看着办吧。”

据知,当时星美投资、陆川执导的《王的盛宴》因搭景耗时耗资一拖再拖,拍摄半年仍不断追加投资。同期的《血滴子》则上演频换导演与演员,导演从陈可辛变成陈德森最后变成刘伟强,而演员阵容也迟迟定不下来,来来回回在演员培训花费上就用去了数百万。

更早些时候,2003年电影《理发师》拍摄五分之一后,因导演陈逸飞与主演姜文在艺术创作上有严重分歧,致使中途停止拍摄,以后剧组又重新成立摄制组、重选演职人员后,再度开机。当时因停机事件造成“前功尽弃”而致使上升的本钱,亦由投资方承当。

加上前不久,《英雄本色2018》导演丁晟因“十几家投资方的信任”,手撕电影宣发公司光线传媒,索要宣发费用明细。

不难看出,影视项目从准备、拍摄、后期、宣发再到上映、播出,每一环都存在着一定的风险,稍有不慎,全盘皆输,致使投资本钱增加或“打水漂”。

此前,很多影视项目顺利拍完,但因演员出现“劣迹”而致使没法上映、播出,被迫换人重拍或就此搁置或宣发重点改变致使宣发效果不佳的,比比皆是。

即便顺利播出,中途因各种各样的缘由致使中途下架的情况也时有发生,比如张嘉译主演的电视剧《白鹿原》开播一集就被下线,马天宇和郑爽担负男女主角的《美人私房菜》则被播出平台以收视率不佳为由撤出黄金档期……

对高额投资的公司而言,立项和拍摄仅仅是走出了第一步,顺利拍完也仅仅是征途过半,只有顺利播完才能踏实吧,如果收视率还不错,那就再好不过了。

行业乱象频出

如何不被套路

在这个水深火热的行业中,影视制作的每个环节,都隐藏圈套和天坑。归根结柢是整个影视行业还未有完全公然透明化的体系保障,这给了业内投机者可乘之机,也是造成部份从业人员利益受损,行业乱象频出的缘由所在。

投资方被坑在这个圈子里其实很常见,小到汽车油钱,大到演员片酬,猫腻无所不在。

之前,麻辣鱼采访某影视公司CEO时,他就曾透露:“很多时候,制片组在钱上在账上做一些手脚,其实我们是知道的,只要不是很过分,我们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也有业内人士泄漏称,为挣“油钱”给车弄两个油箱,买道具虚报账差额近几十倍甚至几百倍等诸多现象,几近每一个剧组都存在。

而演员片酬,则存在“回扣”现象,固然这是针对非大牌演员而言。像最近崔永元撕《2》剧组,影射演员签“大小合同”,则是另外一种“猫腻”方式。此前,演员袁立也曾表明行业内有“大小合同”的内幕。

所谓“大小合同”,就是演员先签一份“明面上”的片酬相对低一点的合同,但实际上私下还要再签另外一份合同,这上面的片酬会更高一些,也就是实际的片酬。

制作方“坑”投资方,在某种层面上来说,几近是被默许的,只要别玩大了。一旦出现资金没法周转致使停拍等一系列事件产生,“坑”也就升级到另一层面了。

任何一部电影、电视剧突然停拍,或者演员出现劣迹问题,都可以说是相当可怕的事,特别是事后如果继续补拍,其拍摄成本将大大增加,如果不补拍,等于前面所有的投资都打了水漂。

站在投资方的角度来看,由于行业内没有完善的规则与制度,所以能为自己利益有所保障的关键,就是在签订合同上了。

就优酷与影力一事来看,从优酷的声明中,可以看出双方的合同存在漏洞,优酷并没有对“如影力有违约行动”拟定具体赔偿或惩罚举措条例。

在中国人“和气生财”的概念里,一般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几乎没有投资方会由于制作方超支一点点也按合同办事或要求对方自己出资的。至此,合同更像是产生重大事件后的保护伞,所以让自己具有保护伞是关键,用不用它是其次,但前提是一定要有!

在好莱坞,制作方为了获取投资方的支持,通常会通过完片担保公司向投资方保证,电影项目能够在预算范围内按时完成制作,如果逾期未完成或费用超支,将由担保公司赔付投资方的投资。而为了转移风险,担保公司则会向保险公司购买相应的完片保险产品。

有统计称,在美国约有一半以上的本钱超过200万美元的独立制片采用完片担保机制。但是,国内电影产业目前尚不成熟,行动不规范、信息不透明,“完片保险”在国内的社会条件和产业环境下,短时间难以实现。

制作与投资方之间各种坑与被坑的事件屡被曝出,反映出国内影视行业从业者的保险意识亟待提高,而且还是影视项目利益链上的任何一方都需要提升的。

相干Tags:

咽喉疼怎样治疗
咽喉疼痒怎么办
咽喉疼痛咳咋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