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封仙 章三三四 神将蒋师仁

发布时间:2020-01-16 19:40:32

封仙 章三三四 神将蒋师仁

是夜。

无风,无雨,无云,无星辰,有一轮明月。

但此刻月光已经被日光掩去而不得见。

烈日光芒,炎炎若焰。

一截锋刃从烈日之中探出。

遥遥直指,锋芒刺痛。

清原面色微变。

那是一杆长枪的锋刃,金光闪烁,上面依附的气息,堂皇大气,颇有佛光之感,然而杀机凛冽,势可冲天。

“真人境?”

清原面色微变,刹那运转山河大势。

隐约有金龙虚影,从体内显化于外,盘旋周身,而自身仿佛在顷刻之间,化作了一座山岳。

白玉尺往前探去,赤红雷霆,白玉尺光,红白交杂,经由剑法诀窍,当即化作了一道雷霆法剑。

他右掌往前一按,五指间各有一色光芒,分别以五行分列。

蓦然一声沉闷的响声。

白玉尺前端与长枪的锋刃,对在了一处。

一股无形的涟漪,扩散了开去。

山魈神像骤然湮灭,连灰烬也都未有留存。

但不知为何,两边俱都有意将争斗避过了木子这一处,因此这少女虽然离得近,但也仍是无恙,只是脸色已经吓得苍白。

白玉尺与那锋刃僵持了片刻。

然后清原脚下的土地,骤然破碎,以他一龙九牛二虎之力的肉身气力,仍然退了一步,一步后退,脚下踏足,土地陷下。

而上面那一杆长枪,也随着收回了烈日之中,与此同时,那烈日倏忽远去数丈,仿佛也被击退了一般。

这一切,不过是在顷刻之间。

然而余波未止。

在清原脚下,震荡蔓延而去,土地迸裂,连同房屋也摇摇欲坠,即将倾塌。他面色微变,连忙运用山河楼,稳住这方土地,定住即将倒塌的房屋。

“这里不是争斗的好地方。”

烈日中传来一个声音,沉稳刚毅。

然后便有一人从中走了出来。

此人面貌冰冷刚毅,眼中神色沉稳,身着一身盔甲,手执长枪,身周火焰萦绕,彷如神灵将士,气态威武。

清原目光一凝,默然片刻,才道:“避免伤及无辜,你我另寻他处?”

那神将神色冷冽,微微点头。

真要在此地斗起来,这里的百姓必然全数死绝,他无意伤及无辜,可若是眼前这个年轻人确实不愿收手,他也不会束手就缚,波及无辜,在所难免。

既然这年轻人愿意另寻他处,正合心意,自是最好。

说着,神将扫了木子一眼,又落在清原身上。

“你……”

木子忽然惊醒过来,指着那火焰神将,呐呐道:“你的盔甲……”

清原原本要拉着此人,一齐动身,此刻见得木子如此惊讶,倒也停了下来。

“唐朝军中制式甲胄?”

木子忽然开口,惊道:“你是什么人?”

那神将从天空落下,旋即单膝落地,道:“大唐右卫率府副使蒋师仁,拜见小公主。”

“你……”

木子呆了一呆。

清原也为之愕然,在无生公子那里,他得知玄策法师前身乃是唐朝出使西方的一位使节,出使西方时,并非孤身一人而去。

但对于这位,却未有什么听闻过。

“小公主暂且稍候,我且对付此人。”

蒋师仁偏头看来,神色冰冷,然而火焰熊熊,道:“虽只五重天道行,但与我争斗一记,竟不落下风,甚至我先行出手,还是占得先机。你身有古怪,确实令人难以看透,但蒋某既然来了,那么谁要伤皇室正统后人,便先过我这一关。”

清原站在原处,看了木子一眼,然后偏头看来,道:“我不跟你打。”

蒋师仁微微皱眉。

“蒋将军……”木子说道:“他……他是我师父,并不是来杀我的。”

“师父?”

蒋师仁朝着清原看了一眼,又在木子身上扫过一眼,才收了浑身火焰,“倒是误会了?”

清原只是淡淡一笑,并未答话。

于此同时,他借着阴神,感知外界,惊觉三星寨之外,除却被自己一掌按倒的那个上人之外,其余修道人,包括两位上人在内,均已被人所杀。

动手的人,无疑便是这位唐时的副使。

“蒋……将军……”木子斟酌着言语,道:“您怎么……”

她心中显然有着许多疑问,例如这位将军为何认得自己?又为何出现于此?何以在此前,自己又不曾听过这位人物?

玄策法师原是大唐出使西方的使节,而这位则是副使,若以如此来算,此人寿数之高,至少也有将近两百的高龄了?

蒋师仁朝着清原这里看了一眼。

而清原也没有兴趣知晓人家的隐秘,当即转身过去,运转山河楼的本事,修复此地残破的土地,以及迸裂的痕迹,甚至是迸裂的房屋,连同眼前就是灰烬也没有留下的山魈神像。

要修复不难,但难就难在,要不被村中之人看出破绽。

例如这尊神像,本就是村中人朝拜了不知多少年的一尊石像,而这村中众人,几乎都是出生以来便日夜所见,如若有些许不同,并不难察觉出来。

“适才与这蒋师仁对了一记,余波荡开,声势不小,影响亦是不小。”

清原心道:“好在三星寨之人此前已被迷得昏睡过去,此刻也都未有醒来。”

村中之人,谁也没有察觉,他们早已在生死之间,走过一遭,而这村中面貌,也变了一番。

但不论如何,能够在真人境的碰撞之下,仍能不受波及损毁,已是万幸中的万幸。

这也亏得两人都有意收敛的缘故,否则这三星寨已是荡然无存。

……

“原是来此寻玄策先生,但无意间得知了本朝皇室后人的消息,这才赶来。”

蒋师仁与木子说了许多话,包括证明自身来历的一些言语及信物,消去了这位年纪尚小,但却极为警惕的少女的戒心。

木子闻言,这才点头,心中最后一点戒心也放了下来,仿佛放下了一座大石。须知,她这些年来,自认事后,她与家人,便一直遭受各方朝廷的追杀,此次有了一位如此厉害的大人物护持,今后性命可保,不必再过奔波逃窜的日子,更不必担忧今夜睡下,便看不到明日的光芒。

好在这少女早已有了一个沉稳的心境,这才没有痛哭失声。

蒋师仁说罢了木子想要知晓的事情,解释了自身的来历,才朝着清原看去,道:“公主拜了此人为师?”(未完待续。)

重庆妇儿医院预约电话
上海远大心胸医院在哪里
安顺去哪个医院治疗癫痫最好
贵阳癫痫哪里治疗好
深圳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