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哈利波特之我是传奇 45,倔强的女孩

发布时间:2020-01-16 21:17:39

哈利波特之我是传奇 45,倔强的女孩

看着那具无头尸体扑通倒下。

霍法傻眼了,完全傻眼了。

他感觉自己视线有些模糊,耳朵有些失聪。这一瞬间,他的血液直冲脑门,心脏如巨鼓般在胸腔中狂跳不休。一股莫名的兽性从他的左臂涌入大脑,逐渐的蚕食起他的理智。让他双目血红,身体开始产生异变。

他是讨厌阿格莱亚不假,非常讨厌。

他曾无数次幻想如果自己当时迟一点进九又四分之三车站该多好,这样就可以不必碰到那个家伙了。更想过如果自己当时忍她一下,是不是就没有之后这些破事了。

但即使是这种讨厌,也这不代表霍法可以看见一个11岁的小女孩死在自己面前而无动于衷,这种反人类的事情居然被这三人堂而皇之的干了出来!

不可饶恕!!

他没有魔力,但他依然一拳砸向了施密特。

不知不觉中,他的手臂竟开始变得粗大,并且长出了细密的白色绒毛。

施密特面无表情的左臂一抬,握住了霍法的拳头。

他微微后退一步,随后他抬脚重重踢在霍法小腹,力气极大。

年仅11岁的霍法完全不是他的对手,当下直接被踢出出了六米多远,重重的撞在一棵树上。

树干晃动,针叶簌簌直落。

霍法不依不饶的再次爬起,这一次他浑身的骨骼都如爆豆般开始炸响。

左臂传来的兽性如潮水般的冲刷着霍法的理性。

正当他又要暴起之际,一粒石子突然从黑暗中飞了出来,不偏不倚砸在了霍法的脑袋上。

霍法的理性恢复了一些,但看见阿格莱亚的尸体,他的怒气又开始上升。

又一颗石子砸中霍法后,咕噜噜的滚落在地。

这一下,霍法清醒了不少。

他开始察觉到有些不对劲。

身体上的异变尽数敛去,霍法盯着地上的石子。

然后再看了一眼阿格莱亚的尸体。

跳动的心脏逐渐平息了下来,他感觉有些怪异。因为那半具尸体,竟然半天一滴鲜血都没有流出。

那个被毒囊豹咬断的人,仿佛是塑料做成的人偶。

施密特也察觉到了不对劲,他没有再继续对霍法动手,他缓缓走向前,神色凝重的盯着眼前的“尸体”。

毒囊豹大口大口的嚼着一颗银色的脑袋,然后,那颗脑袋突然噗呲一生,化作青烟消散。

然后,地上的半具尸体也砰的一声化作青烟消散。

毒囊豹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还在空嚼。

两个黑巫师呆立在了当场。

施密特反应非常快,他立马就意识到了不对劲。

他迅速转身。

可惜迟了,就在毒囊豹嘴里的脑袋烟消云散的瞬间,一个小小的人影从非常不起眼的角落里一下冲了出来。速度飞快的来到了霍法身边。

正是阿格莱亚!

她单手揽住霍法的后背,一下把他托了起来。

人生的大起大落让霍法有如悬崖蹦极一般,晕眩不已。

“那是什么?”他惊愕万分的问。

“哼哼,复制咒,你魔咒课都学狗身上去了?”

她一如既往的毒舌。

说完,她扶起他的脑袋,果断且不犹豫的把一管药剂灌入了他的口中。

随着魔药入喉,霍法此刻只有一种感觉。

辣,辣到极致!

比霍法前世喝过最辣的酒还辣。

他感觉自己喝的不是药剂,而是一整管硝化甘油。那药剂入体后化作大团大团的魔力。从他的口腔散开,涌向霍法的四肢百骸,刺激着他的神经,他仿佛有了用不完的力量。

他从直挺挺的从地上坐了起来,一跃而起,瞳孔收缩。精神高度集中,体内涌动的魔力让他迫切的想要释放一点什么。

施密特终于变了颜色,不用多说,他和两人同伴同时抬起了魔杖。

喷薄而出的魔咒光亮映照的霍法瞳孔变色,蜷翼魔从四名八方涌了过来,毒囊豹从远处高高跃起,伴随着浓密的灰色毒雾,一跃数十米。

只可惜,这些生物在扑到霍法身体之前一秒,他便带着阿格莱亚消失在了禁林之中。

蜷翼魔成片撞在地面。

毒囊豹直接冲断两颗大树。

两道魔咒将地面的蜷翼魔群炸的粉碎,紫血狂飙。

可偏偏就是没能杀死那个最该杀死的人。

面对此等异变,施密特依然面无表情,但他的手下已经暴怒的一拳砸在旁边的树干上,直砸的自己拳头鲜血直流他也恍若未觉。

“怎么会这么滑溜!”

他用德语咆哮。

施密特冷静的说道:“无论往哪里跑,他的目标一定是学校,去出口拦住他,别让他进入霍格沃茨!”

他的推测没有错。霍法的目标正是学校,他跑的方向也是不偏不倚。

他不是没想过故布疑阵,但是不管怎么布,他的目标还是回到学校。与其浪费时间,不如直接果断的冲出去。

幽灵漫步的速度极快,霍法一步能跨两米多远,这还是带着阿格莱亚的情况下。

但阿格莱亚没法跟上高速前进的霍法。

她虽然个子有一米四,在11岁的人里拔尖,但这种时候她的腿长想跟上霍法还是十分吃力。

跑出一百米后,霍法跳出了幽灵漫步,正当他打算继续开启之际。

阿格莱亚在却速度的惯性下,一下绊倒在了一颗橡树根上,摔倒在地。

霍法扭头一看,她居然捂着脚踝,嘴唇紧咬的窝在树下。

“还能走么?”霍法问。

“走.......”

阿格莱亚用颤音说。

霍法马上拉着她的胳膊把她搭在自己肩膀上,结果刚走一步,她就立马痛呼一声。

“我脚崴了。”

她那样子不是装的,霍法掀开她的袜子一瞧,她的脚腕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起来。

霍法眉头紧锁,眼见远处的黑巫师正在迅速接近。

霍法不由分说蹲了下来,“快点,我背你走。”

阿格莱亚犹豫了一秒,可当她听见身后的呼声,她变什么也顾不上了,赶紧趴在了霍法的背上。

霍法这具身体只有十一岁,自己跑起来就够吃力。这背着一个人,差点没让他气都岔掉。

不过他急中生智,往自己鞋和衣服上全部施加了漂浮咒。顿时,重量大大减轻。

就在霍法背起阿格莱亚的瞬间,身后传来了阴冷的声音。

“真正的巫师是不屑逃跑的,小男孩,你的父母没有教过你么?还是说你根本没有父母,只是个泥巴种?”

他在激将,但霍法眼神毫无波动,就要离开。

声音再次传来。

“我很好奇,你就这么能逆来顺受么?你不感觉憋屈么,一个把逃跑作为目标的男人,有什么出息?”

阿格莱亚眼神担忧至极,她趴在霍法的背上,用手捂住了霍法的耳朵。

霍法拉开了她的手掌,声音冷静的近乎残酷道:

“我往前跑,你回头看着他们,一旦有魔咒飞来,你就立刻提醒我。”

他的冷静感染了阿格莱亚,她坚定的点点头。

“好!”

施密特一边激将,他的同伴则魔杖挥舞不停。

一道道咒语雨点般的向霍法射来。

霍法连续跳过两个障碍,身后的阿格莱亚突然提醒。

“小心魔咒!”

霍法立刻使用幽灵漫步,带着阿格莱亚跳入阴影。

一堆乱七八糟的咒语全都落到了空处。

再次出现的时候,霍法又甩开了身后两人一大截。

施密特眯起眼睛,他也没有放弃,眼见男孩离森林的出口越来越近。

“小姑娘,你是媚娃家族的人是不是?”

阴冷讥讽的声音传进了霍法和阿格莱亚的耳中。

霍法心中大骂,好阴险的家伙,知道激自己将没有用,居然拿阿格莱亚开刀。

霍法狂奔中赶紧对阿格莱亚说:“你别理他!”

阿格莱亚紧紧的抿嘴,脸色苍白。

“我听说媚娃这种生物,除了和男性苟且,什么都不会。你是来和他来林子里找刺激的么?”

阿格莱亚手臂一抻,转过头去,死死的咬住下嘴唇,眼睛瞬间血红。

霍法急了,他死死的握住阿格莱亚的手臂。

“快点出去,出去就没事了。”

阴冷的声音不依不饶的传来:“听说媚娃一生会和很多不同男人苟且,每一个时间都不会长,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霍法大惊,想要提醒阿格莱亚。但是已经迟了。

阿格莱亚颤抖的对霍法说道:“你自己走吧,别管我。”

“喂!你别犯傻啊,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我有仇当场就报。”

没等霍法再说话,阿格莱亚使劲的一推他,从他背上滑了下来,她落地之后掏出魔杖,拖着一条跛腿一瘸一拐的走向施密特。

双目通红,面如冰霜。

霍法眼见都已经逃掉禁林边缘了,一看这小女孩居然回头,差点没被气死。

只要进入城堡,只要进入城堡,他就安全了。

看了眼禁林的出口,霍法痛苦的闭上眼睛,破口大骂。

“我草!!”

骂完,他一跺脚,转身扑向阿格莱亚。

阿格莱亚挥舞魔杖,怒吼着不明意义的咒语。

然而施密特只是冷漠的一歪脑袋,连续三只蜷翼魔冲到了阿格莱亚的身边,它们顶着魔咒。抓着阿格莱亚脸部,一把将她脸上的湿布撕开。

毒囊豹的毒气瞬间侵入了阿格莱亚的心肺。

她捂住了自己的咽喉,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狂怒不甘的看着施密特。

“蠢才。”

说完,施密特旋起一脚踹在了她脑门上,直接把她踹的飞了出去,重重的磕在溪边的石头上,头破血流,想也不想直接晕死过去。

飞扑的霍法伸出手,想把阿格莱亚拉走。

可就在这时,一道看不见的绳索绊倒了霍法。

施密特另一个同伙从禁林深处赶了出来,他一手抓住了霍法的背部,拎着他的校袍直接把他单手体了起来。

霍法抬起魔杖,但魔杖却被黑巫师劈手夺下,扔在地上。

施密特冷冷的看着霍法:“软弱和同情终将被杀死,不学会抛弃这些杂质,如何成为更高层次的存在。”

霍法没有回答,他咬紧牙关,伸出了手。

血脉相连的感觉再次出现,魔杖察觉到了霍法的危机,腾空而起向他飞来。

飞行之中,它迅速变形。等落入霍法手中的时候,它已经变成了一把锋锐的十字短刀。

抓住霍法的黑巫师看见黑暗中闪过的一丝寒光,眉头顿时一皱。

他握掌成拳,一拳击向霍法的太阳穴。

而霍法则快速横刀,直接往身后猛然划去。

刀锋行进间,越拉越长。

身后的黑巫师察觉到了不妙,他果断放弃了袭击霍法的想法。

他猛地一推霍法的后背,自己则猛地往后一跳,试图和他拉开距离。

他做到了。

但也已经迟了。

利刃迅速变长,一道银色的半月圆弧闪过。

黄石市中医院预约挂号
西族学院附属医院预约挂号
佛山白癜风
江苏治疗牛皮癣费用
扬州著名白癜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