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发改委明确介入煤电协调煤价上涨4或成最终

发布时间:2019-06-10 05:18:22

发改委明确介入煤电协调 煤价上涨4%或成最终结果

胶着半年,煤电僵局"全面破解"曙光终现。2008年12月至今,五大电力集团(及华润)与煤炭企业的2009年重点合同煤合同,至今大多未能签订。

6月15日,本报从知情人士处独家获悉,煤电矛盾的解决,近期可能获突破性进展。国家发改委已明确介入煤电协调,而协调方案很可能就是“煤价上涨4%”。当日,本报从华润集团和华能集团相关高管处,也证实了这一消息。

“最终的价格和协调方案的出台时间,要等待国务院敲定。”这位知情人士表示,方案的出台时间“应该不会太久”。

此前曾有消息称,6月15日,煤电双方将重启谈判。但本报获得的最新消息是,煤电双方将不会再谈判,而是等待国家发改委的最终协调方案出台。

事实上,“煤价上涨4%”的方案,从2009年3月就开始酝酿,(详见本报4月1道《电煤胶着转折迹象:发改委提议涨价4%方案》),而5月底,山东主要煤炭企业与五大电力签订的电煤协议也是,在2008年年初的价格基础上,煤炭价格上涨4%(因煤炭增值税上调,价格相当于在2008年的基础上不涨不跌)。

“煤炭系统可能对协调结果不会满意,但不可能不签订协议。”上述华润集团高管对本报表示。但也有电力系统人士担心,即使协调方案最终出台,煤炭企业的执行仍可能是一个问题。

为何是4%?

这位华润集团高管告诉,“协调价格上涨幅度超过4%”的可能性极小,应该仍为发改委此前已形成的“煤价上涨4%方案”。

根据本报2009年3月底获得的消息,2009年春节后,五大电力集团和华润集团就已达成一致,表示“可以做出一定的妥协”,并向发改委提交了“不涨不跌”的折衷方案。但这一方案被煤炭企业拒绝。

3月,国家发改委曾多次召集煤电企业开会了解情况。最终,电力一方再次做出让步,同意“煤价在2008年合同价的基础上上涨4%”。这一方案也得到了国家发改委的认同。

为何是4%?因为今年煤炭企业要求涨价的一个理由是,煤炭行业增值税由原先的13%上涨到今年的17%,大幅增加了煤炭企业的成本。所以,电力企业为尽快落实合同,愿意承担这4%的成本。

5月底,在山东省省政府的协调下,“五大电力”与山东省主要煤炭生产企业签下2009年重点合同协议,而价格正是在2008年年初的基础上上涨4%。尽管山东的煤炭供应量并不大,但这却开启了煤炭企业接受4%涨幅的先例。

发改委出手

不过,虽然电力企业迫切希望政府介入协调,但煤炭一方坚持:政府已全面放开煤价,市场化定价的改革方向不可逆转。

实际上,“坚持市场定价”是发改委在2008年福州煤炭订货会就定下来的基调。因此,国家发改委是否应该介入煤电矛盾的协调,一直存在争议。国家发改委也希望,煤电双方能够通过谈判达成协议。

然而,半年过去,煤电双方僵局却一直未解。国家发改委意识到,重点合同电煤不签,将造成不利影响。

6月10日,在2009年全国电力迎峰度夏电视会议上,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刘铁男已指出,“由于当前部分电力企业经营亏损,发输电矛盾较为突出,一些电煤合同尚未签订,加之不可预见的重大自然灾害和突发事件的影响,今年夏季,仍有少量地区存在限电可能。”

而就在该会议召开前夕,本报从煤炭系统获得的消息称,国家发改委近期与中煤协会合作,完成了一个与电煤价格有关的急件。

前述知情人士表示,国家发改委于上周重启了“电煤协调”,最终方案将交由国务院高层拍板。但这一消息,并未得到国家发改委的证实。

前述华润高管告诉本报,虽然方案目前还没最终敲定,但预计近期就可以出台,届时,煤电双方不管对方案满不满意,都得接受,“不接受就是违反国家政策”。

此前,部分煤炭企业并不满足于“煤价上涨4%”。据本报了解,目前,神华及山西省煤炭企业态度仍较为坚决。其中,神华集团坚持煤价应上涨82元至540元/吨,而若上涨4%,则煤价仅约为486元。

而继山东之后,有媒体报道称,贵州、河南、新疆等地的煤炭企业也已签了年度合同,但本报从“五大电力”和华润了解到,目前,仅山东一省签定了合同,“其它省区,目前都在等着发改委协调方案出台一并解决”。

数百亿的“挂账”

前述华润高管表示,电煤双方能在山东签订合同,除政府协调外,也反映了“煤炭企业对市场的正确评估”,“特别是在山西复产规模加大后,煤炭市场整体供大于求的形势实际已形成”。

在他看来,煤电双方不签合同所导致的不利因素正在积累。“不能再这样混乱下去了,不然,将影响到经济的正常运行。”

首当其冲的,便是煤电双方的结算问题。尽管,在没有签订合同的情况下,煤电双方电煤供应,并没有受到实质性的影响,但由于价格未定,常常导致双方无法结算。

据本报了解,电力企业此前一般通过“预付款”形式向煤炭企业购煤。

不过,对预付价款的多少,煤电双方往往存在争议,常常导致煤企向部分电厂停供,电厂只能通过进口煤或自产煤炭补充缺口。更为重要的是,大额“挂账”影响了企业的财务结算,对需要定期公布经营数据的上市公司来说,影响尤为明显。

华电集团一位高层曾向本报透露,目前,该集团的电煤挂账额已达亿元。而上述华润高管也告诉,目前,五大电力集团和华润的电煤挂账额,“少则几十亿,多则上百亿”。

煤电两大阵营间高达数百亿的“挂账”,由于煤价未定,既无法及时确认为煤炭企业的“收入”,也无法确认为电力企业的“成本”。

而为了准时发布财务报表,此前,煤电上市公司一般都按“预结算”或“估算”的方式,来处理这部分电煤的价款。

中煤能源[11.26 -1.14%]()董秘周东洲告诉,中煤集团卖给五大电力电煤,约占中煤总量的40%,在2009年一季度报表中,这部分未结算的煤款,便是通一个“相对保守”的价格进行结算的,以保护投资者利益。

一位业内人士对本报表示,如此操作带来的问题是,电力和煤炭上市公司“各算各的账”,很难保证财务报表的真实性,“只有尽快落实合同,才能保证上市公司的半年报不再出现类似情况”。

协调的成本

但即使发改委的协调方案能及时出台,对胶着半年的煤电双方来说,理顺供需关系仍需一个过程。此前,在长达半年的僵持阶段,煤炭供需双方,都已找到了各自的“解决方案”。

电力企业大多已通过“进口煤”及“自产煤炭”进行了供应缺口补充,而加大煤炭进口,已对国内煤炭企业已形成一定压力。

直至5月23日,五大电力仍在“海外煤炭洽谈采购会”上直面海外煤炭生产商和贸易商,意图加大进口电煤。据一知情人士向本报透露,就此,中国煤炭工业协会一位领导,曾以个人名义向国务院写信表示了担忧。

不过,煤炭企业也有自己的“出路”。

虽然,五大电力与华润结成的联盟一直宣称,“与神华和山西省煤炭企业仍一单未签”,但神华和山西煤炭系统的相关负责人分别回应称:“早在2009年一季度,神华就已经完成了本年度国内电煤长约销售合同的签订任务”;“外界一直说五大电力集团一单未签,但山西的电煤合同早就签完了”。

上述华润高管告诉本报,五大电力和华润确实一单未签,“神华和山西所说的‘完成合同签订量’是指,把原属‘五大电力’和华润的合同,改为跟中间商签订了,实际是想先占据铁路运力。”

但五大电力集团和华润并不希望增加一个中间环节,坚持要求与煤炭生产商直接交易。这位华润高层明确表示,“(神华和山西与)中间商高价签的合同,如果想加价后再卖给电厂,我们肯定不会接。”

关键词:

煤电协调

,煤价上涨4%

口腔扁平苔癣
儿童癫痫病的症状
新零售o2o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