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王硕林宇中干物世界非情感歌名下的感情故事

发布时间:2018-11-01 11:04:49

王硕:林宇中《干物世界》非情感歌名下的感情故事

azuo

21:58:14来源:

差不过两三年前,我有段时间总是失眠,躺在床上左右睡不着,辗转反侧之余就在思考华语乐坛没落的根源,或者说现在被称作流行音乐的东西为什么不能流行。思前想后,还是觉得歌曲本身的主题不够吸引人。无论何时,流行音乐创作的主题都以情歌为主,但是当情歌被描写了几十年之后,所有情感都被唱遍了,于是当我们在今天再唱的时候,不免会有种陈词滥调、老生常谈的感觉。

就在那时,我有一次从三里屯打车回家,广播正在放着一首歌,歌词大概唱道,发现自己今夜哪儿都去不了,就在工体被晃晃最好。当时听了觉得特亲切,我在这条街晃晃悠悠七八年,终于能有个人把这种状态唱出来了。无奈这首歌之后就是广告,没有人提供歌曲背景介绍,出租车司机也只能记住《白眉大侠》和《隋唐演义》,没法告诉我唱歌的人姓字名谁。直到多年以后,听到林宇中新专辑《干物世界》,查阅他昔日资料才知道,原来这歌就叫《工体北》。

无论是《工体北》,还是《干物世界》,给人的感觉都有很多新奇的成分,让人看后开始琢磨歌曲背后的内容是什么。无论我们是否愿意承认,但都必须承认,猎奇是人们关注一件事物最初动机。于是没听说过的干物女的人开始搜索这个词的来意,在从这首歌中体会干物女的心情以及见缝插针的爱情。明明知道林宇中不会像个写实主义画家一样用歌词描绘瓶盖,但也怀着好奇,要听听瓶盖与爱情的关系,于是学会了另一种对互补的比喻。

情歌主题的绝对主流有其科学性,如果一首歌只描述洗衣机、电冰箱、电脑北冰洋,可能会招致一些新鲜感,不过这种新鲜也稍纵即逝,原因就是这些物件太过实际,没有爱情那么飘渺不定,这就如同音乐本身的抽象,我们也想从抽象的艺术形式中听到看不见摸不着的主题。然而单一的情歌已经让我们感到厌倦,甚至一看到歌名中带有爱你、想你的时候,就马上掠过听也不听。所以一些裹着新鲜歌名的情歌就成了我们这个时代的急需物资。而林宇中一直以来做的就是这件事。

除此之外,这张《干物世界》在音乐上相比之前也大有长进。虽然他一直以创作歌手的身份出现,但在首张专辑时,他只是参与了部分创作,真正称得上好听的《灿烂部屋》与《靠岸》则分别出自伍家辉和李志清之手。而这张专辑则不然,除了和林俊杰对唱的《抢玫瑰》之外,整张专辑的词曲由他一人包揽,《远远》和《幸福马戏团》等作品的旋律上口,易于传唱,超越了以往的水平。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他继上张专辑的《捉迷藏》之后,这次又在《改嫁》当中加入童谣,在这个集体回忆、集体国货的年代,无疑让许多人体会到了亲切。

虽然他现在还没有大红大紫,但彻底的成功也是指日可待。他做的是流行音乐,却往前早走了一步,成了流行里的先锋。一旦不久之后这种趋势被公众认可,林宇中就可以骄傲地说一声我以先拔头筹。

文/王硕

外汇平台搭建
劈裂器
深圳积分入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