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神枪泣血 第五百一十八章 我叫东方大雕

发布时间:2020-01-16 20:32:54

神枪泣血 第五百一十八章 我叫东方大雕

面对这些学子们的"热情",兰绝尘依旧淡然自若,他环视了一圈发现这个班级一共有两百三十六个学员,其中单单女性学员就占了一百五十个,当真是阴盛阳衰

而这些起哄的人几乎都是男性学员,女性学员较为理智,只有几个人跟风罢了这个情况让兰绝尘满意的点了点头,这个班还有救,大大的有救

兰绝尘不点头便没什么,但是兰绝尘这一点头,让那些起哄的人认为兰绝尘服软了于是是欢呼雀跃起来,兴奋的从蒲团上站起来,一起跺地

"砰砰!"作响,很是欢乐的样子

唯有一个气宇轩昂的男子并没有站起来,他身边的几位气质不凡的伙伴也是,只不过他们用不屑的冷眼看着兰绝尘,让兰绝尘有些哑然

"想必那个大少爷就是你们口中的王少吧?"兰绝尘指着群星拱月,连看都不愿意看自己一眼的学员说道

站在兰绝尘面前的学员不乐意了,态度变得极其恶劣,恶狠狠的对着兰绝尘道:

"王少是你这种人能够指的吗?"

说着,"铿锵"一声,一道寒芒袭来,却是要斩断兰绝尘的手

这一个举动让原本心平气和的兰绝尘有些怒了,现在的学员狂妄到如此地步,已经目中人到这种地步

小小的初阶天行者就这么嚣狂,以后还得了?

兰绝尘眉头微皱,不断没有躲反而伸手朝着寒芒而去,"锵"一声脆响将刀刃夹在了两指之间

"同为学院的一员,本应该团结才是一言不合居然就要取人手掌,真是狂妄至极,今天我就好好带你们家长好好教训教训你,让你知道什么做人"兰绝尘沉声道

话音刚落,兰绝尘手指轻轻一掸,刀刃不断剧烈的颤动,放出"嗡嗡"的翁鸣声,手持刀柄的学员感到手臂发麻力,宝刀欲要脱手而落

"你!找死!"

这个学员睚眦欲裂想不到兰绝尘居然敢还击自己,简直就是找死!

说着一股强霸的气息从体内爆发而出,掀起一股强霸的气浪朝着四面八方肆虐而去,刀刃的翁鸣声是嘹亮,闪耀着白色的光芒,刀刃上是吐出了骇人的刀气

"吼吼吼……"伴随着一阵阵虎啸,一头邪异高傲的黑色魔虎幻影浮现于这位学员的身后,灵动的虎眸直视兰绝尘,虎口大开对着兰绝尘不屑的咆哮

兰绝尘不由得哑然一笑,多么熟悉而又陌生的修行方式,进入仙踪林以来,就再也没有见到过觉醒血脉来增幅战力的功法了现如今感觉有些怪怪的

想到这,兰绝尘松开了双指,宝刀松开又恢复到了对方的掌控之中这一个行为,却被认为兰绝尘是强弩之末

"觉醒你的血脉之力吧!不然你就没有机会了!"对方恶狠狠道

听到对方的话兰绝尘不禁眨巴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干净深邃的双眸如同一汪清澈见底的清泉兰绝尘憨实的笑道

"我没有觉醒血脉之力"

兰绝尘的话,引起众人的一片哗然,想不到兰绝尘居然没有觉醒血脉,没有觉醒血脉之力能够修行到此等境界也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天才中的天才

"哼!没有觉醒血脉,就凭你也想跟我斗?只要你自断一臂,我就放过你!"对方依旧凶恶道

"唉,本来想放过你的不过看来不好好教训教训你,还真是对不起你这如此嚣张的性格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说着兰绝尘昂首挺胸,面带微笑,一步一脚印缓步走向对方走去,兰绝尘那淡然自若,谈笑风生的轻松模样,却让气势汹汹的学员有些畏惧了

这种高山仰止的感觉,这种镇定如若,闲庭信步的姿态,只有在王少的身上才感觉到过,对方居然胆怯了

不知是王少给他留下了不小的阴影,还是兰绝尘那步法有问题,对方如同看见洪荒凶兽一般,兰绝尘每每向前一步,对方就退后一步

王少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抬起头来,看向兰绝尘他们,眉头微皱,看到自己的人这么被"屈辱"似乎很是不满

只见王少忽然冷哼一声,声音如同一柄利剑一般,直射入与兰绝尘对持的学员脑海之中,霎时间,脑海一阵轰鸣,接着是一阵阵清凉的能量笼罩其身

这位学员顿时清醒了过来,原来兰绝尘先前果然做了一些手脚,踏出的步伐,明显带着灵魂镇慑,在不知不觉间,对方被兰绝尘渗透震慑住了,发自灵魂的恐惧兰绝尘,于是不断的后退

清醒过来的学员,一下子便想出了缘由,他环视下边的同学,发现各个都用怪异和不屑道目光看着自己,就连那一个自己一直很喜欢的女孩也是很不屑

这位学员不由得恼羞成怒

睚眦欲裂,面红耳赤,青筋暴起,对着兰绝尘大声吼道

"死!"

兰绝尘微微叹了一口气,一副很惋惜的样子

"原本我真的不想伤害你,也就让吓吓你,[,!]让你知难而退,你要怪就怪你心爱的王大少爷吧唉……我不会歧视你们两个,早就听说你们相爱相恨,一直在闹分手,想不到他还这么心疼你"

兰绝尘又使用了一招"中生有"满嘴开大炮的神技,兰绝尘不需要其他人相信,只需要半信半疑就够了

果不其然,其他人看向他们的表情,悄然发生了变化

熟话说得好,了解你的就是你的敌人

"你,你你!我们……有……"对方气不成声,语伦次起来

这恰好被人们误会成为了这便是事实法反驳的假象

兰绝尘的笑容越发的灿烂,就如同一个邻家的哥哥一般阳光充满正能量

但是在某些人的眼里就如同恶魔的笑容一般,让人不寒而栗,然而许多女孩子却十分感兴趣的望着兰绝尘

出来没有人能够在这里如此一步一步的摧毁王少的威信过,不是没有人敢,而是没有这个实力,哪怕是导师都不敢

这个男人究竟是艺高人胆大,有恃恐呢,还是精神上面有问题呢?

这时,王少的脸色阴沉了下来,显然怒了然而他自持身份,不愿意动手,又是一声冷哼,让跟兰绝尘对持的学员浑身一颤,忽然发狂起来了

"吼吼吼……"

伴随着一阵阵愤怒的虎啸,这位学员双眼布满了血丝,恨不得将兰绝尘大卸八块,吞其骨,食其肉以泄心中之恨

"死!死!死!"这位学员低声闷哼道

对方速度极,到人眼根本看不到,只觉一阵强风掠过,两人的距离又是如此之近眨眼的时间都不够

"小心!"

那位恬静沉默的女孩突然开口提醒道,虽然声音急促,如娟娟泉水般美妙沁人心扉

兰绝尘微微一愣,对着那个女孩微微一笑一道寒芒一闪而过,瞬间将兰绝尘一刀两断女孩子们大声惊叫起来

这个女孩也是一脸不忍,闭上了双眼

"咣当……"

一声响,闭上眼的人听到铁器掉落地面的声音,立即好奇的睁开眼睛,发现那位学员的宝刀已经持在兰绝尘的手中

众多女孩子们一个个的惊喜的拍着自己的胸部,很显然自己先前是被吓到了,看到兰绝尘一点事儿都没有,她们不自觉的感到高兴

这个时候,自己的同学成为了邪恶的代表,兰绝尘赫然在她们心目中成为了正义的一方,正义的代表

主要的问题就是跟兰绝尘对持的这个学生面相的确不讨人喜欢,兰绝尘却是附和大多女孩子的审美

人从来都是以貌取人,在地球上,这种事情屡见不鲜,曾有一个闻,一个长得帅的人坐牢,因为太帅受很多女人追捧,还被模特公司招来做模特,三万美金一个月的月薪

长得丑果然是一种错,曾经兰绝尘不止一次感概过

"你心爱的王少想不到这么小气,连一把称手的兵器都不舍得给你这么一件垃圾,我看都懒得看,拿在我手上都觉得是在羞辱我"

说着,兰绝尘一手捏住刀刃,一手拿着刀柄,微微一使力,宝刀便发出"咔咔咔"的痛苦呻吟声

众人都瞪大了双眸,一眼不敢相信的样子

这把宝刀可不简单,可是几百年前,声名大赫的刀客罗大三的爱刀,虽然不是神器,却是一把不可多得的宝器

价值百万晶币,那可是晶币呀一个晶币就可以让一家人富足的过上百年的好生活百万晶币也不是想要就能够要的

他们大多人一个月的零花钱也不过才十晶币,其他还要自己去赚取

学院的级任务,也才百万晶币,以上的才有上千万,上亿的晶币但是这些都跟他们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他们现在的实力根本就接触不到这些

家族也不会随便拿出百万晶币出来败家

在众人惊讶,复杂的目光之下,这把宝刀终于不堪重负

"蹦!"一声脆响,被兰绝尘给掰断了,就这么轻轻松松的掰断了

"不!"

对面的学员心疼的惨叫道

"不好意思,我就说是一把垃圾来的,你看我一掰就断了,我只是在向你证明我的观点罢了,不但你一定认为我是在吹牛,骂我装13,为了不让你讨厌我,我只能够这么做了结果,你对我还是这么凶,我真是想不通我哪里惹到你了,好像一直都是你在挑衅我的"兰绝尘一脸辜道

"……"众人语凝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确实,从开始到现在,兰绝尘好像从来没有挑衅过谁,本来也不想惹事,好像一切都是对方自找的

如此一来,兰绝尘还有理了这是?

"你!"这位学员要被兰绝尘气哭了,没有见过这么嚣张,这么气人的

"嘶呼……嘶呼……一定是我太过于愤怒,乱了心境,这才让他有机可乘初阶天行者[,!]修为的学员之中,我可算是上游水平的,对方又没有觉醒血脉之力,怎么可能打得过我好阴险,好阴险的人!"他心中暗道

如果兰绝尘知道对方此时心中这样想的话,一定会当场毫顾忌的笑场

"乌虎,接着!"在王少身边的一个年轻人扔出一把刀,飞向正在与对持的学员

"原本看到你觉醒血脉之力,以为你叫黑猫,想不到是一只老虎,还叫乌虎"

"乌虎?原来你叫乌虎,乌虎,乌虎,一命呜呼……这名字略猛,我一直感觉我叫东方大雕已经够猛了,想不到还有比我猛的名字,你一定不是你们家亲生的"

兰绝尘这损人的话滔滔不绝,说得神清气爽

"嗯,那些老不死的,一天到晚损我,一定是这么一种心情的"兰绝尘心中暗道

看到乌虎气得要吐血的样子,兰绝尘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喜悦感,这种兵不血刃,就能够击溃对方的方式,简直不能够再赞了

古人诚不欺我,人言可畏

众人被兰绝尘那一脸认真,若有其事的样子给逗乐了特别是一些性格豪爽的女孩子,毫顾忌自己的笑声,一些男学员想要笑,却看了看乌虎,再看看面色一沉的王少等人,只能够憋在了肚子里,可是这憋得可真是很疼

乌虎原本已经平息下来的怒气,再一次爆发了

"你找死!"

话音刚落,乌虎再一次抢先出手了,人影一闪而逝,消失在了原地

兰绝尘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了特有的邪恶笑容,一直没有动的身体,忽然动了

"啪!啪!啪!"

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之中,兰绝尘脚踏乱蝶步,如同一只在花海之中翩翩起舞的蝴蝶一般,手中的断刀,不断的抽打着乌虎的脸,打得啪啪作响,清脆嘹亮

忽然,一道寒芒一闪而过,乌虎惨叫一声,他的右手应声而断,兰绝尘再一个飞踢,将乌虎和他的断臂踢向了王少

"打完收工"

说着,兰绝尘右手微微一颤,一根香烟出现在兰绝尘的手中,叼上香烟,一个响指,香烟冉冉

"嘶呼……"

兰绝尘吐出一口烟,缓缓的走上导师坐在的蒲团旁,对着还在一脸错愕茫然的人们微微一笑,开口道:

"大家好,我叫东方大雕"

"未来我将是你们的班主任,你们可以叫我大雕哥"

顿时,整个学堂鸦雀声,静得连一根针掉落下来的声音都能够听到

南京骨科医院电话号码
北京国仁医院看病贵吗
宝鸡治疗阳痿方法
哈尔滨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汕头妇科病医院哪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