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血火天衣 第587章 要挟皇帝

发布时间:2020-01-16 15:01:01

血火天衣 第587章 要挟皇帝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们的目标可能与我一致。”

略略思索了一下,仇无衣改变了主意,先于沙业和三号开了口,而在说这句话的时间之内,他向轩辕瑾倒下的位置扫了一眼。

轩辕瑾几乎已经被染成了鲜红色,血是辽太昊的,幸好现在依然在昏迷,否则说不定会被吓得失去理智。

无论如何都要确保她的安全,而威胁安全的已经不是辽太昊,沙业和三号的组合要比辽太昊头疼得多。

“还是一样的谨慎,既没有直接说你的目标是什么,又没有以确定的口气来询问,不过我可以直接说明我的来意,在这座皇宫……或者整个皇城之中存在某种能够左右世界进行的东西,然而我并不清楚它……或者它们的真相,圣子大人也只说过这些而已,他还说过,等我接触到这些东西之后,再来重新考虑正义和爱的定义。”

沙业义正辞严地挺直了胸,说话的口气与前些年并无太大区别,依然是满到将要溢出的正义感,以及让人无法理解的爱之执着。

有些人也许会在一夜之间变化,还有一些人,大概一直到世界末日的那天都不会改变。

“既然你这么说,隐瞒这些东西的确是我的不对,没错,我和你们两个人的目的是完全相同的。”

仇无衣暗自叹了口气,虽然不知为什么沙业会选择留在天衣圣门,但他对爱与正义的追求似乎完全没有改变,这样一来,的确显得自己心机过重。

“明明还有我们两个咩咩。”

软绵绵不满地嘟囔了一声,这令仇无衣颇为吃惊,这两只神秘生物的智慧似乎在想象中之上。

“业哥,这么长时间没见面的朋友,我不愿意看到你们之间翻脸,还是我来说。”

三号毫不高大却凹凸有致的身体阻挡在沙业面前,连他想说的话也一起挡了回去。

“对不起,婉婉……”

沙业的目光中流过一丝无奈,更多的是痛苦,满是歉意地低下了头,无意之间似乎也暴露出了三号的真实姓名。

仇无衣着实略有些吃惊,当年虽然与三号没有什么特别的交往,但在印象当中她应该是一个完全没长大的小孩子,自大,骄傲,甚至可以称之为性格恶劣。与沙业的战斗或许是转折的关键,那时的三号虽然取得了战斗的胜利,却被沙业恐怖的坚韧意志与近乎愚蠢的善良而彻底击垮,大哭不止而认输。

然而现在站在面前的三号却明显透着一种难以看透的气息,难道恋爱真的能扭转一个人?

“你是业哥的好朋友,好兄弟,但这不代表你也是我的朋友。”

三号突然变得强硬的声音与刚才判若两人。

“那自然。”

仇无衣点了点头,心中一直在思索脱身之计,实在是不想在此处与沙业正面争执,更难办的是轩辕瑾,要如何才把她带走?这才是最难的问题。

“你承认了就好,顺便说一句,这可怜的女孩子之所以会昏迷不醒,都是因为我的缘故。”

三号的声音陡然峰回路转,变得像在说笑一般,口气当中紧张气氛尽数消散。

“什么?”

虽然也并非完全在预料之外,仇无衣还是不禁迅速扯动了一下脸上的肌肉,眉梢也随之抖动了一下。

从出场到现在,三号的脸始终隐蔽在面具之下,之前也是如此,不过声音非常好听,清脆而活力十足,所以完全看不到她的表情。

搜刮了一下脑中的记忆,仇无衣回忆起来以前的一些资料,三号所擅长的能力是“燃烧”,无需任何媒介就能使一切可燃或不可燃的物体直接燃烧,如果她的话是真的,情况可就非常不妙。

“辽太昊这个蠢货,还以为你跟着去了西边的战场,多亏我提醒他才想起来。不过我也不相信他,从始至终,他与我们天衣圣门的结盟都是出于私欲,只不过在这之前我没确认他的目标而已,现在他的狐狸尾巴露出来了,既然想背叛我们,又和我们的利益冲突,那就只能去死,没有其他可能。”

稍稍向一旁歪了下头,仿佛十分鄙视辽太昊的无头尸体,三号轻声笑了笑,银铃般的声音却像阴云一般笼罩在仇无衣的头顶。

“士隔三日,果然当刮目相看。”

仇无衣也随着三号的动作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果然显得更加讽刺了。

其实想想也知道,天衣圣门既然与辽太昊结盟,那么总不可能一点手脚都不做,并非所有人都是沙业。

“没办法,业哥这个人,说好听是正直,说得难听些,就是傻,要想一辈子陪在他身边不至于年纪轻轻就死掉,唯一的办法就是变得比他聪明,仅此而已。”

三号轻描淡写地在仇无衣面前直接谈道,全然不顾背后就是当事人。

沙业张了张嘴,欲言而止,想必是因为寻不出反驳的词语,他本来就不是十分能言善辩的类型。

“还真是不能否定你的努力。”

仇无衣摇了摇头,三号的出发点也许真的是这样,然而她的努力程度貌似有点过头,也可能没意识到努力到现在之后,她的程度绝对不是仅限于“比沙业聪明”的程度。

“出于诚意,我告诉你刚才发生的一系列事情的来龙去脉好了,我们二人的战斗是一体的,业哥的能力能够在一定时间内将某种性质的力量完全隔绝,就像刚才这个叛徒所做的那样,冲击属性的力量被隔绝之后,任何同属性的招式都完全无法伤到她,你可以回想一下。”

三号伸出了一根手指,轻轻摇动了一下。

“的确如此。”

回忆了一番刚才所发生的一切,仇无衣承认正是因为沙业登场才让轩辕瑾化险为夷。

“而我的新能力,是将某种性质的力量设置为‘弱点’,假如我现在对她设置了冲击弱点,哪怕是一片树叶落在她的身上都会将她的身体直接切断,我所能设置的弱点数量与业哥一样,总共一千七百零九种,那么问题是――我在她的身上设置了什么样的弱点?”

轻松的声音化作一块块沉重的巨石,接连不断地压在仇无衣的心上,三号像恶作剧被发现一般摊开了双手,小声笑了。

“那就只能放弃一切了么?”

仇无衣沉默了许久,收敛许久的力量慢慢散发到了空气当中,因为从头到尾思考过所有对策之后,所得到的结果都是大大的红叉,没有办法,三号的能力实在是没有应对之策,如果在战场上相遇或许还好说,但现在弱点设置在轩辕瑾身上,没有任何资料可以参考分析,除非赌,赌这一千七百分之一的概率。

这种赌博,和干脆的放弃也没有太大区别。

“不,之所以我肯与你交涉,自然是因为还有别的办法。”

三号全然没有被仇无衣所散发出的战意所影响,只不过声音变得平静了些,其用意也是表现出自己的诚意。

“这个条件能苛刻到什么程度?”

仇无衣已经清楚对方要开始交涉了,主动权不在自己这边,对方提出的要求多半不会太简单。

不过仇无衣依然打算正式与之交涉一下,毕竟这件事非同小可,如果有可能,就尽量不要走向无法挽救的方向。

“很简单的要求,只要你答应将所有资料公开给我们即可。”

面对已经无计可施的仇无衣,三号竟然提出了一个意外宽松的条件,这个条件几乎让仇无衣无法相信。

以他们现在的优势,即使想独占资料也并非不可,当然,自己也有玉石俱焚的选择,但是与之相比,明显答应他们的要求才能获得更加明显的利益。

隐藏在皇都的东西本不应该落入天衣圣门的手中,但若是彼此之间都得到公开情报的话,其实接下来的局势反而会相对平衡些,到时候就看互相的谋略了。

“这个条件看上去可以接受,然而对你们而言,其中能够获得的利益并不明显,如果原因仅仅是友情的话,我想的会不会太简单了?”

仇无衣没有立刻接受三号的条件,而是试探性地问道,尽管这个条件已经足够优越。

有时候,过于优厚的条件交换意味着陷阱。

“如果我说就是因为友情,你信不信?”

三号突然相当无奈地长叹一声,抬起头来注视着仇无衣的脸,想仔细看看这个人的相貌,也想知道为何沙业会如此坚持。

但她看不出任何的答案。

从很久之前开始,三号就一直认为自己与“善良”之类的形容词完全无缘。

但是在沙业身旁久了,或多或少染上了一点诚实,使得她不太愿意在关键场合之外说谎。

“我若是说信,你信不信?”

盯着三号身后的沙业半响,仇无衣发出了同样的叹息。

不知道究竟是自己变得狡诈了,还是因为这个世界已经走到了难以预料的方向。

“怀疑”这种情绪能够针对任何人,唯独不可能落在沙业身上。

咸阳市淳化县中医医院怎么样
乌恰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杭州专治癫痫病的医院
六盘水哪里治疗癫痫比较好
青海看妇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